此次颐和园口红是与一个名为卡婷的国内彩妆品牌联合推出的,均来自故宫国宝色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4月8日,记者了解到,周黑鸭通过官方微博宣布与韩国美妆品牌谜尚达成跨界合作推出了限定彩妆套盒,其中包括口红,眼影和气垫BB霜。记者注意到这款联名彩妆套盒也经常被周黑鸭用作与粉丝互动的奖品。周黑鸭也将这次跨界作为与年轻消费群体互动的契机。

3月24日一大早,记者发现,颐和园“正宫口红”话题在微博上火了。有微博甚至挑起了“口红届宫斗大戏,颐和园PK故宫,谁才是正宫口红”的话题。

快600岁的故宫出口红了,从此与“国宝同色”不再是梦想!

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跨界合作在餐饮行业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将会越来越频繁的出现,但周黑鸭当下的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营销,而是当前周黑鸭过重的发展模式造成的成本压力让周黑鸭业绩连续下滑,跨界合作这样的营销方式对拉动周黑鸭业绩的效果并不会非常明显。

继故宫推出IP彩妆后,颐和园也跟风推出彩妆。这个周末,颐和园口红突然火了,在微博上各种刷屏。
截至3月24日上午,颐和园“正宫口红”话题就引发了7000余万人次围观,近7.9万条讨论。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此次颐和园口红是与一个名为卡婷的国内彩妆品牌联合推出的。然而,记者在颐和园天猫旗舰店并没有搜索到火遍网络的“正宫口红”系列,询问客服,被告知没有与卡婷合作过。而在卡婷天猫旗舰店,该口红系列却卖得如火如荼。对于颐和园网店没有上架口红产品,卡婷客服也表示很蹊跷。

故宫博物院文化创意馆与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联合推出首款彩妆——六色故宫口红。虽然要等到1月31日才发货,但依旧丝毫未影响其销量,郎窑红等色号一度显示售罄。

跨界彩妆礼盒

古装口红再火,这回是颐和园

6种口红唇色均来自故宫国宝色——故宫口红的 6
种色号,均来自故宫国宝色,而口红外壳设计则源自后妃服饰与绣品,后宫气场满满。

记者注意到,从今年2月,周黑鸭就开始不断在其官方微博为这款联名彩妆礼盒预热,并且将彩妆礼盒作为与粉丝互动的礼品有一个月之久。这款礼盒的包装以明黄色为主,在包装盒上有明显的周黑鸭logo,不少网友评论认为这款彩妆礼盒很可爱。

不少网友表示,颐和园口红从管身到设计,乍看和故宫系列有几分“神似”,不过价格要亲民很多。不到100块钱,就能体验到做正宫娘娘的感觉。而根据部分媒体报道,颐和园口红系列上线24小时就已售出4000支。

北京有一百多家注册博物馆,然而对于文化元素的开放却是冰火两重。一边以故宫为代表的博物馆爆款频出,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却直言:“故宫的文化资源还远远没有利用好。”一边却是大量博物馆在文创开发方面“沉默不语”,10家国家一级博物馆中,半数官网上都不给文创产品“发言”的机会,即使开发了文创产品也是“哑售”状态。

谜尚方面将此次与周黑鸭达成跨界合作的原因解释道,跨界合作,是为了给消费者带来更多样化、更有新意、更有活力的品牌及产品体验。跨界合作是一种迎合当下趋势,品牌在和消费者互动上的不断尝试和创新。此次合作亦是因为双方在目标客户群体上有较高的重合度,同时“爱美”和“爱吃”也是当前年轻女孩的共同追求。

据了解,此次颐和园推出的口红系列称为“百鸟朝凤”,设计灵感取材于颐和园中重要文物慈禧寝宫“百鸟朝凤”刺绣屏风上的凤凰纹样,共包含三款色号,分别被命名为“凤仪红”、“凤翔红”和“凤韶红”,是与国货品牌卡婷推出的联名款。根据介绍,口红采用3D立体漏金彩打,全金属管身通过彩墨层层渲染,配以高度还原的掐丝珐琅工艺,使得每一条纹路都清晰可见。除了口红,还有眼影、气垫、面膜等10款商品上线。

故宫口红主讲“宫”韵故事

另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周黑鸭近两年频繁尝试各种线上营销方式,与彩妆品牌跨界合作也并不是第一次,可见周黑鸭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吸引更多的目标客户群体的意愿,同时也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自己的品牌看起来更加年轻以及适应市场的能力更强。

记者在淘宝搜索“颐和园口红”后发现,该系列口红售价不到百元。卡婷旗舰店显示,三款色号口红售价相同,均为99.9元。此外,颐和园联名九色眼影盘售价也为99.9元,下单还附赠眼影刷一支。颐和园联盟气垫BB霜售价139.9元,且“买一送一”,购买即送同款替换芯一枚。颐和园百鸟朝凤面膜共有三款,售价也均为99.9元。而去年故宫推出的6款“国宝色”口红,售价为199元,对比故宫淘宝中销售的IP彩妆,暗夜流光等单只口红售价为120元,点翠单色眼影售价为66元,螺钿四色珠光眼影售价160元。颐和园彩妆价格整体上要比故宫彩妆线低上不少。

故宫为六款口红打出的广告语是“这是一场历史与颜色的告白仪式”。六款口红,每款都与一件故宫院藏文物同色,甚至每款的外观灵感都源自一件宫妃衣裳或装饰。口红上盖外观由仙鹤、蝴蝶、瑞鹿、蜜蜂“领衔出演”,下方饰以绣球花、水仙团寿纹、地景百花纹、菊花、四季花篮等吉祥图案。

不好看的财报

品牌授权谜团?颐和园官网未出售

高颜值,成为众人“剁手”的最大原因。市民骆女士百般筛选后,最终下单两支。她说:“光是看到口红壳子,就已经很喜欢了。”林女士则在朋友圈晒出了“后悔”贴:“犹豫了一下,因为1月5号才发货。结果现在1月31号发货都已经售罄了!”

但事实上,周黑鸭当前的所面临的问题似乎并非这样“花哨”的市场营销就能缓解的。

不过,令记者感到蹊跷的是,这款打着“颐和园”知名IP的彩妆系列并未登陆颐和园在天猫的官方旗舰店。记者询问客服后被告知,并未和卡婷合作。记者注意到,目前,无论颐和园天猫官方旗舰店、颐和园官方微博,还是颐和园官方合作的颐和园商城微博中均未曾出现过任何有关联名彩妆的宣传。

“其实颜色看上去也没有太特殊,但是每一款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感觉控制不了自己的手。”市民冯女士说,“涂个口红都能跟故宫扯上关系,感觉就很好。而且我打算最近去故宫参观一下,看一看这些色号对应的文物。”

3月27日,周黑鸭发布2018年度业绩报告。年报显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公司实现营收32.1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1.2%;归属本公司所有人应占利润为5.4亿元,同比下降29.1%。

在颐和园天猫旗舰店内检索“口红”却并无相关产品,反倒是报道中的联名方——卡婷彩妆,在自己的官方微博中高调宣传各种颐和园联名彩妆产品,并且还在23日推出了转发“正宫口红”微博抽奖的活动。而在卡婷天猫旗舰店,“卡婷丨颐和园
无界美学 大放颐彩
颐和园彩妆系列”的宣传广告就挂在首页,在相关商品的介绍页面中,也多次出现“卡婷|颐和园联合定制”、“皇家历史文化大IP颐和园”、“跨界联合
大美无界”等宣传语。其中还提到“2019卡婷携手颐和园跨界合作推出全新经系列”。

郎窑红

另外,截止去年12月31日,周黑鸭全国自营门店数量达到1288家,相比2017年的1027家,一年新增了261家店。周黑鸭仍然没有放缓开店的速度,但周黑鸭的营收和利润却在不断下滑,并且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目前周黑鸭已有的销售渠道中,来自周黑鸭自营门店贡献的营收仍占据周黑鸭绝大部分营收来源,电商等渠道所占比重并没有明显的发展并且显示出轻微的下滑趋势。这也意味着,周黑鸭目前仍然依赖线下自营门店的模式没有改变,哪怕周黑鸭在通过各种线上营销方式向线上引流,但效果其实并不明显。

当记者与卡婷客服说明颐和园天猫旗舰店并未出售相关联名商品时,客服表示“周一问问负责人”,并强调“之前有的哦,估计是您没有找到,可以联系他们那边客服问问”。

非常正的一抹故宫红,「郎窑红」一出场女王范儿十足,唇色灵感来自清康熙郎窑红釉观音尊。口红外壳的灵感来自故宫博物院藏「洋红色缎绣百花纹夹氅衣」,正红色上点缀着仙鹤与繁花,寓意吉祥。

被沽空影响难消

公开信息显示,卡婷彩妆隶属于广州卡洛莱化妆品有限公司。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该公司负责人核实相关情况,对方表示,公司确有推出颐和园彩妆,是颐和园出售名字授权给自己进行生产的,该合作有授权、有协议。“你可以看下小红书、微博,上面都有推广的”。

一度售罄的郎窑红颜色取自郎窑红釉观音尊。这是中国铜红窑中色彩最鲜艳的一种。烧制一件成功的郎窑红瓷器非常困难。因此当时有民谚说:“若要穷,烧郎红”。对这款颜色的描绘,可以引用乾隆皇帝的御诗,“晕如雨后霁霞红,出火带加微炙工。世上朱砂非所拟,西方宝石致难同”。

就在周黑鸭公布2018年财报前,周黑鸭与沽空机构EmersonAnalytics之间的多回合交锋让周黑鸭陷入“夸大销量”的信任危机。

口红消费真相,现代版买椟还珠

这款口红所着“外裳”灵感来自故宫藏洋红色缎绣百花纹夹氅衣。

此前,EmersonAnalytics曾连续两次发文直指周黑鸭门店存在短时间内挂单,随后再经过很长时间再完成订单,并且很多被挂单的订单会在该店盘点后背打印出来,作为次日该店的交易订单,并认为周黑鸭此举的“唯一目的是夸大销售量”。

知名文创IP联合彩妆自去年故宫口红大卖后,此类产品便成为新晋网红,凡是沾上“故宫”等IP的联名都是一物难求。故宫口红有多抢手?今年2月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九届年会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就表示,“故宫口红唯一的问题是买不到,虽然已经加急生产了90万件,但依然供不应求。”

豆沙红

而周黑鸭方面对于此事的最新回应就是3月14日发布的澄清公告,控诉该机构文章《theDarkSideoftheDuck(鸭子的黑暗面)》混杂不实错误,旨在操控股份价格并损害公司声誉。

此次,“颐和园也出了彩妆”的消息虽然同样引起网友热议,但在有了故宫彩妆及一系列的周边产品推出在先,颐和园彩妆并没有点燃大家过多的热情,反而让人们觉得有点“套路化”。不少网友表示,“这玩意,多了就真没意思了。”“我觉得故宫靠卖IP出合作款的套路也不会持续多久。”

「豆沙红」源自国宝「豇豆红釉菊瓣瓶」,相比较「郎窑红」,这一款颜色饱和度相对较低,色调淡雅宜人,流露出一种温婉素雅的美感。口红外壳的搭配与色号相辅相成,灵感源自「品月色水仙团寿字纹单氅衣」,同样是一种积淀了时间与感情的优雅气质,配以水仙花,低调中也不减尊贵。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暂不论周黑鸭是否真的存在“刷单”行为,周黑鸭当前的发展模式已经限制了周黑鸭的发展和业绩增长。朱丹蓬也认为,周黑鸭当下在产品研发方面已经出现乏力,这对于周黑鸭长久发展非常不利。周黑鸭想要扭转目前的业绩颓势也有相当大的难度,如果大量收缩门店必然会引起投资人恐慌,但如果继续以此方式发展,那就将面临尾大不掉的尴尬局面。

事实上,不仅是知名IP,如今连快时尚Zara、奢侈品品牌爱马仕等都在谋求彩妆这块蛋糕。这波跨界彩妆热潮背后除了KOL的推波助澜,更有着彩妆市场的广阔前景和高利润驱动。

取色豇豆红釉菊花瓣瓶。外观灵感是品月色水先团寿字纹单氅衣。

关于谜尚:

据独立市场研究咨询公司英敏特数据显示,中国彩妆产品市场的增长率远超整体美容护理市场,预计在2017-2022年间,中国彩妆产品市场将以10.2%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增长,并在2022年达到496.62亿元人民币。

玫紫色

MISSHA是全球知名化妆品集团韩国ABLECC株式会社旗下品牌之一,ABLECC是韩国上市公司,名字源于CreationCommunication的英文缩写,包含了勇于创新和挑战,具备无限创意,开展网上网下有效沟通以及积极进取的深刻内涵。MISSHA倡导用合理的价格提供生活必需品的高档化妆品,拥有护肤、彩妆、特殊功能化妆品及工具等共500余种多样化的产品,追求环保自然主义。MISSHA一直深受韩国女性所追捧,同时也深受韩国明星的喜爱,许多韩国明星都成为MISSHA的拥护者。

这次博物院藏「黑绸绣花蝶竹柄团扇」,也化身故宫口红的外衣,披上了一件肃穆的外衣,菊花和蝴蝶的加入也增添了一分神秘感。口红是高贵的「玫紫色」,愈加梦幻与性感,正如你看到的这件「钧窑玫瑰紫釉菱花式三足花盆托」一样,小巧而魅力十足,会瞬间吸引你的目光。

MISSHA[1]始终走在时尚前沿,是韩国化妆品的代表品牌,产品追求环保自然主义,倡导用合理的价格提供生活必需的高档化妆品,拥有护肤、彩妆、特殊功能化妆品及工具等共500余种多样化的产品,尤其是BB霜系列产品,备受全球女性追捧,其中“红BB霜”更取得全球销售第一的骄人成缋。谜尚主要代表性产品谜尚迷尚红BB霜、谜尚斯黛尔毛孔细致饰底乳、谜尚睫毛膏、谜尚银BB霜、谜尚金bb霜、谜尚水清颜保湿柔肤水、谜尚水清颜保湿乳液等。2007年韩国已开设300多家专卖店。MISSHA在海外市场也迅速扩张,2007年开设293家专卖店,涉及16个国家及地区:中国大陆、美国、澳大利亚、中国香港、泰国、中国台湾、新加坡、蒙古、越南、墨西哥、印度尼西亚、马耳它、日本、中国澳门等。

取色钧窑玫瑰紫釉菱花式三足花盆托,外观灵感是黑绸绣花蝶竹柄团扇。

枫叶红

皇家气息浓郁的「明黄色绸绣绣球花棉马褂」打开后,露出一支最适合秋冬的「枫叶红」,红中夹杂了橘和棕的色调,内敛而温暖,这款颜色的原型正是「矾红地百花蝴蝶纹圆盒」。

取色矾红地百花蝴蝶纹圆盒,外观灵感是明黄色绸绣绣球花棉马褂。

碧玺色

神秘优雅而又娇艳的「碧玺色」,让人想起了故宫博物院藏品「桃红碧玺瓜式佩」,依然是象征了皇家权力与贵族的那种尊贵气质,但同时也揉入了后宫里那种爱恨交织的忧伤气息。碧玺色口红的外观设计比较小清新,白中映着一丝淡淡的粉,仿佛冬雪过后的世界,仔细一看,还有仙鹿、松柏点缀其中,蕴含了无限生机与可能,灵感来自藏品「广绣鹤鹿同春图」。

取色桃红碧玺瓜式佩,外观灵感《广绣鹤鹿同春图》。

人鱼姬

最娇俏烂漫的「人鱼姬」色,很难不联想到藏品「清雍正胭脂水釉梅瓶」,非常少女系的一款,「外衣」来自「浅绿色缎绣博古花卉纹袷衣」,竹青色配上四季花篮,仿佛让人闻到一丝芬芳清甜的空气。

取色清雍正胭脂水釉梅瓶,外观灵感浅绿色缎绣博古花卉纹袷袍。

10家一级馆半数不提文创

北京有一百余家注册博物馆,几乎每家都有自己的文创产品。然而,记者在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中国科学技术馆、中国地质博物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国农业博物馆、北京自然博物馆、北京鲁迅博物馆、首都博物馆、周口店遗址博物馆10家国家一级博物馆网站发现,只有5家在首页为文创产品设置了展示区,其余5家“只字未提”。

即使是提了文创产品,5家博物馆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只提商品,不讲幕后故事。农展馆的一款“戊戌吉庆梦想陶狗杯”的简介显示,这是贾文忠“贺岁制作”。上网者必须通过图片中的杯子,才可以看到一行小字注明杯上印制的小狗是该馆馆藏的一件汉代文物。还有一件摆件只显示名称是“说唱俑”,并配了一张照片,其余信息一字未提。

在周口店遗址馆的官网,展示了23款文创产品,包括明信片、魔方、光盘、书籍等类别,也没有产品背后的“文化故事”介绍。王先生的孩子今年刚去过周口店,他说:“孩子去参观前知道这里是北京人的发源地,很是兴奋,想买一点纪念品回来。结果到了现场挺失望,笔筒、镇纸和书签,恨不得清一色的都使用了猿人头的造型,没有任何新意,估计谁也不会跟家里摆一个这么丑的东西。”

观众呼吁文创要有实用性

其实,博物馆的纪念品开发问题是老生常谈。一家博物馆从业人员直言:“每年开发经费有限,而且开发人员的积极度也不高,所以每年会按照一些规定设计一些所谓纪念品,但大多数还是钥匙扣、冰箱贴之类。至于纪念品背后的故事,一般是文物长什么样子,产品就长什么样子。”

记者随机采访了20位博物馆观众,超过8成表示,纪念品最吸引人的是实用性。“善悟行走”是一个为博物馆志愿者团队服务的平台,其负责人于雅泽说:“我走访过很多博物馆,即使是一些大型博物馆的纪念品开发也不太注重实用性,比如河北一家博物馆只是简单粗暴地将汉代宫灯制作成明信片和冰箱贴,但是没有其他实用意义,所以很少有人购买。还有山东一家博物馆,有一块画像砖上绘制了汉代人们吃烤串的场景,很有意思,但当志愿者建议其开发这一元素时,博物馆却婉拒了。”

故宫博物院的文创产品年销售量早已突破10亿元大关。单霁翔在接受采访时曾半开玩笑地说:“不能再发布具体销售额,会给其他博物馆造成压力。”作为文创产品开发的成功样本,单霁翔建议,博物馆应该有开放的心态,通过“互联网+”将文物和文化推送出去,让设计出的产品与人们生活绑定。“比如朝珠耳机,耳机是现代人的日用消耗品,朝珠耳机不仅有实用性,而且有个性,所以备受好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