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集团年经营收入1611亿元,宝塔实业涨幅为1.45%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9月16日,记者获悉,2019年上半年,恒逸集团实现营业收入444.06亿元,同比下降3.82%,实现归母净利润2.59亿元,同比下降28.29%。

“燃气大王”、河北首富王玉锁再掀资本运作,旗下两家上市公司新奥股份与新奥能源拟进行内部整合,由新奥股份收购新奥能源32.81%股份,并将新奥能源纳入合并范围。

实控人被抓、财务总监离职、业绩一塌糊涂,宝塔实业六连板涨停一举成妖。在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之后,“妖股”宝塔实业股价明显降温。9月4日,妖股宝塔实业结束了连续6个交易日涨停的走势,截至收盘,宝塔实业涨幅为1.45%,收于4.9元/股,换手率高达22.06%。此前9月3日,宝塔实业因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收到深交所监管函。宝塔实业9月3日晚披露的公告在“公司关注并核实情况”处新增一项内容,即公司控股股东宝塔石化目前未进行重组,不存在涉及公司控股权发生或拟发生较大变化的情况。

恒逸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恒逸石化在此前不久发布2019年上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17.29亿元,同比下滑3.55%,实现归母净利润12.76亿元,同比增长2.9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8.13亿元,同比下滑6.46%。

据新奥集团官网介绍,王玉锁执掌的新奥集团创业起步于1989年,现已形成贯穿下游分销、中游贸易储运和上游生产开采的清洁能源产业链和覆盖健康、文化、旅游、置业等领域的生命健康产品链。新奥集团年经营收入1611亿元,旗下有新奥能源、新奥股份、新智认知、西藏旅游四家上市公司。

股价异动背后,2018年12月,宝塔实业实际控制人孙珩超因涉嫌票据诈骗罪被银川市公安局逮捕。2018年至今,宝塔实业在不足两年的时间内,更换了25名高管、董事。

近年来,恒逸集团不断扩张,2018年更是全面加快推进文莱炼化项目,该项目预计在2019年二季度进入投料试车阶段,三季度进入商业运营。

金联创天然气高级分析师孙雪莲表示,此次新奥清洁能源板块的整合,有利于构建上下游一体化发展的综合能源服务体系,但最大影响应该不在产业链方面,而是在资本市场。

2015年和2016年,宝塔实业连续两年亏损,陷入退市危机,2017年,其勉强“保壳”,在2018年宝塔实业再次亏损的状态下,2019年年报显示,宝塔实业上半年实现归属净利润-6432.97万元。

不断扩张后,恒逸集团直接及间接持有恒逸石化13.64亿股股权,合计已被质押8.59亿股,占恒逸集团合计持有恒逸石化股权比例的62.98%。

新奥股份拟布局全产业链

如何避免业绩连亏以及由此引发的再度被ST?宝塔实业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在加强销售方面做出积极的工作,同时,在收回账款方面,公司法务部人员也在努力。关于是否涉及对控股股东进行违规担保等事项,宝塔实业董秘办工作人员笃定地否认。

今年上半年,恒逸集团总负债达到621.60亿元,相比于上季度末增长15.34%;资产负债率69.27%,相比于上季度末增长6.93个百分点。

新奥股份公布的关联交易预案显示,上市公司拟通过资产置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向新奥国际及精选投资购买其持有的新奥能源合计3.69亿股股份,占截至预案签署之日发行流通股总数的32.81%。

保壳后业绩再度连亏,宝塔实业逆势6连板,机构高位跑路?

恒逸持续扩张 数百亿投向海外

公告显示,此次交易是河北首富王玉锁控制的两家上市公司之间的内部整合,收购方为王玉锁担任董事长的A股上市公司新奥股份,被收购方是同为王玉锁控制的港股上市公司新奥国际及其全资子公司精选投资。

据2019年中报显示,宝塔实业的控股股东宝塔石化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宝塔实业52.13%的股份,宝塔石化持有的股权全部处于冻结或质押状态。前十大股东中,有8名自然人股东,没有机构持股,也就是说宝塔石化真正流通在市场中的股票在18亿元左右。

恒逸集团官网介绍,始创于1974年,现已发展成为一家专业从事石油化工与化纤原料生产的现代大型民营企业,拥有员工20000余名、总资产近1000亿元,跻身产值“千亿军团”行列。

新奥股份在公告中称,截至预案签署之日,重组标的资产的审计、评估及估值工作尚未完成,重组标的资产的交易价格尚未最终确定。

二级市场人士李强对记者表示,正常上市公司在二级市场上的换手率都在5%以下,有连续大幅上涨的股票会高于10%。宝塔实业一天22%的换手说明市场资金对于该股票后市走势多空分歧较大。剔除冻结股份和未流通股份,4日成交量占据了一半的流通市值,这样的成交量显然不是散户所为,从二级市场上的表现来看,公司经历了连续大幅上涨以后放量高位换筹。

资料显示,1988年,萧山县衙前针织厂购置了2台有梭织机,开始生产服装面料,更名为萧山色织厂。1991年8月,享有“扭亏厂长”之誉的邱建林出任萧山色织厂厂长。当时,萧山色织厂总资产260万元,其中银行债务200万元,账面净资产60万元,年销售收入不到1000万元。1994年10月18日,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成立,恒逸集团形成了化纤纺丝、织造、印染一条龙的生产经营体系。1995年,恒逸集团实现产值近4亿元,利润2000万元,比3年前增长了5倍多。当年的厂长邱建林,如今已经是恒逸集团董事长。

公告显示,在重大资产置换方面,新奥股份拟以全资子公司新能香港所持的联信创投100%股权与新奥国际所持的新奥能源3.29亿股的等值部分进行资产置换;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向新奥国际购买上述重大资产置换中置入资产交易对价的差额部分,拟以支付现金的方式向精选投资购买其持有的新奥能源3992.65万股股份。此外,新奥股份拟向不超过10名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用于支付标的资产的现金对价。

8月12日,宝塔实业盘中股价到达2.44元/股,触及半年来的最低点,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宝塔实业的股价翻了一倍以上。

截至2019年上半年,邱建林持有恒逸集团26.19%股权,并通过与家族成员的一致行
动安排实际控制恒逸集团84.77%的股权。而恒逸集团直接持有恒逸石化41.06%
的股份并通过控股子公司恒逸投资持有恒逸石化6.94%的股份,合计控制恒逸石化48.00%的股份,邱建林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此次交易完成后,新奥能源将纳入新奥股份的合并范围。新奥股份表示,由于新奥能源在天然气下游拥有强大的天然气分销网络和相关基础设施,资产规模较大,有较强的盈利能力,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在资产规模、营业收入等各方面都将有较大提升。

9月3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对于宝塔实业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情况,深交所要求宝塔实业说明公司基本面是否发生重大变化,实际控制人等是否计划对公司进行股权转让、资产重组以及其他对公司有重大影响的事项等问题。

邱建林家族凭借恒逸石化2016年营业收入324.2亿元、2017年上半年总市值234.7亿元位列福布斯2017中国上市家族企业100强排行榜中的第17位。

金联创天然气高级分析师孙雪莲告诉新京报记者,新奥股份主要致力于天然气上游板块,同时围绕天然气、甲醇、煤炭等成熟业务推进战略升级;新奥能源是中国五大燃气集团之一,致力于下游板块,并自2018年起开始向综合能源服务商转型。在油气体制改革各项措施密集落地以及国家油气管网公司成立前夕,两家公司进行资源整合,有利于抓住市场先机,符合行业发展大势。

近期其股价一路上扬,背后是否有业绩支撑?8月30日,宝塔实业“期中考”结果揭晓。宝塔实业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宝塔实业实现营业收入1.40亿元,同比下降41.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432.97万元,同比下降1238.8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6376.87万元,同比下降123.10%。去年其归母净利润为-9819万,扣非后为-1.11亿。这也意味着其保壳后再度陷入连亏。

近年来,恒逸集团不断扩张,文莱成为海外布局的重点。

“此次收购有利于新奥系增强竞争力,提升清洁能源行业地位。整合最大的影响应该不在产业链方面,而是在资本市场的影响。”孙雪莲告诉表示。

实控人因涉嫌票据诈骗罪被捕,曾为宁夏首富,去年来25名高管、董事更换

据悉,恒逸文莱PMB石化项目位于文莱达鲁萨兰国大摩拉岛,是首个全面执行中国标准的海外大型石化项目,也是中文两国《联合公报》中明确提出的旗舰合作项目,其中,公司持股70%,文莱政府持股30%。

新奥能源存股权质押,资产负债率62.83%

2011年,宝塔石化借壳上市,走上资本市场。2011年-2018年年报显示,连续8年间,体现宝塔实业真正经营水平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均为负数,盈利能力不足成为上市公司发展的致命伤。

据了解,项目一期计划总投资34.5亿美元,建设800万吨的原油加工能力,150万吨对二甲苯、50万吨苯的生产能力,及600万吨的汽油、煤油、柴油等产品。二期项目正在紧锣密鼓推进中,建成后将新增原油加工能力1400万吨,生产200万吨对二甲苯和150万吨乙烯及成品油,现已进入方案论证阶段。

被收购标的新奥能源是一家港股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为合计持股32.81%的新奥国际,实控人为王玉锁。

2018年12月,宝塔实业又深陷实控人危机。公告显示,根据公安部门通报,宝塔实业实际控制人孙珩超因涉嫌票据诈骗罪、监事王高明因涉嫌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被银川市公安局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公司实际控制人未在公司任职。

2018年11月19日,中国、文莱两国签署《联合声明》,提及要求“推动恒逸文莱大摩拉岛石化项目合作安全顺利开展”。

新奥能源作为一家投资控股公司,主要业务分为天然气销售业务、综合能源业务、工程安装业务和燃气具销售等其他增值业务。其中,新奥燃气为新奥能源下属最主要的经营实体,负责新奥能源中国境内主要的管道燃气销售、汽车加气站、工程安装、燃气器具及材料销售以及综合能源业务。

企查查信息显示,孙珩超,1960年3月生,宁夏中卫市人。1983年7月参加工作,西北政法大学法律系毕业,本科学历,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任宝塔石化集团董事局主席、总裁,银川大学校长。胡润百富榜显示,2018年,孙珩超蝉联宁夏首富。

恒逸集团表示,公司将全面加快推进文莱炼化项目,该项目预计在2019年二季度进入投料试车阶段,三季度进入商业运营。

新奥能源日前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53.44亿元,同比增长33.2%;实现归母净利润33.62亿元,同比增长88.7%。新奥能源表示,业绩上升主要受惠于天然气销售业务的稳健增长,以及综合能源业务及去年新收购项目的贡献。截至2019年6月30日,新奥能源的总资产为753.51亿元,总负债为473.40亿元,资产负债率62.83%。

官网显示,宝塔石化始创于1997年,是一个以石油化工为主,向煤化工、气化工延伸的民营石化集团。孙珩超持有宝塔石化43.79%的股权。

恒逸集团称,
“公司将借助文莱炼化项目实现上游产业国际化,逐步打造成全球综合实力领先的石化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新奥股份发布的公告显示,交易对方持有的新奥能源股权存在质押情形,解除质押程序在进行中。根据本次交易的重组协议,交易对方承诺,在交割日前解除标的资产一切影响其过户给上市公司的限制措施,并保证在交割日标的股权不存在任何质押、查封、冻结等限制。

据上海清算所网站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报,宝塔石化的总资产为668.50亿元,总负债为340.5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0.94%。报告期内,宝塔石化实现营业收入331.31亿元,营业利润71亿元,净利润为4.82亿元。由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孙珩超涉嫌刑事犯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公司面临重大不确定性,2018年年报及2019年中报至今未披露。

除了海外项目之外,恒逸还在国内大举投资。

企查查显示,宝塔石化对外投资的公司有45家,涉及金融业、制造业、房地产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文化体育娱乐产业等,主要投资地区在宁夏,30家投资公司位于宁夏。截至9月4日,宝塔石化涉及的案件多达450件,先后进行股权质押33次,动产抵押5次,宝塔石化19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在债务压顶的情况下,9月26日,宝塔石化于2014年9月发布的公司债“14宁宝塔MTN002”即将到期,其发行规模为10亿元,票面利率为8.6%。

7月7日,恒逸集团宣布,公司与钦州市政府在广西南宁签署高端绿色化工化纤一体化项目投资合作协议。该一体化项目的总投资约为450亿元,整体建成后预计可实现年产值约500亿元、税收约45亿元。

在遭遇实际控制人危机前后,2018年至今,据记者统计,宝塔实业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已经更换了25名高管、董事。

7月8日,绍兴恒鸣年产140万吨功能性纤维智能生产线项目在马鞍镇开工。

宝塔实业称,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无违规担保

据介绍,绍兴恒鸣年产140万吨功能性纤维智能生产线项目总投资60.5亿元,用地688.12亩,投产后预计可实现年销售收入168亿元,税收超10亿元。“恒鸣化纤年产140万吨功能性纤维智能生产线建设项目是恒逸进一步做强做大产业的重大战略项目”。

实控人和控股股东危机是否传导到上市公司体内?9月4日下午,宝塔实业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

9月1日,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发布2019中国企业500强榜单,恒逸集团入围2019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28位、2019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第12位、2019浙江省民营企业100强榜单第4位。

不过,业绩连亏之外,宝塔实业债务逾期问题已浮出水面。

恒逸集团官网介绍,近年来,恒逸集团通过收并购整合下游化纤产能,2019年年底化纤产能将突破1000万吨。

2018年年报显示,宝塔实业期末已逾期未偿还的短期借款总额为9499万元,其中,宝塔实业仍未偿还来自宝塔石化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的短期借款9299万元。宝塔实业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截至9月4日,该部分借款仍未全部偿还。记者追问是否涉及违规担保等问题,该工作人员笃定的告诉记者,上市公司不存在违规担保等问题。

恒逸集团指出,石化行业普遍面临产能过剩,市场竞争激烈,传统的生产销售模式已无法满足企业对市场竞争力的要求。因此,恒逸集团在产业持续扩张的同时,大力发展国际、国内贸易业务,“以产带贸、以贸促产”已成为集团企业完善产业布局、扩大市场占有率、提升竞争力的必经之路。

同时,2018年4月3日,宝塔实业与深圳国磊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签订1000万元的短期借款合同,借款期限30天,约定的月利率为1.7%,逾期罚息按约定利率的1.5倍计算,企业已按约定借款利率及罚息率计提了2018年度利息。截至2018年年末,宝塔实业尚未偿还到期借款及利息。年报显示,该部分借款逾期利率已经达到了27%。

恒逸集团负债达621亿

截至2018年底,宝塔实业的总负债为11.28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8.68亿元。同期,宝塔实业的总资产为18.29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1.67%。短期借款为1.84亿元,但货币资金仅为8070.78万元,完全不能覆盖其短期借款余额。2018年,宝塔实业产生的财务费用为3088.43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8.57%。

在恒逸集团不断扩张的同时,其资金投入水涨船高。

宝塔实业还能否迎来白衣骑士?此前中植系曾试图注入资产

恒逸集团券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文莱项目已累计投入202.78亿元。

2019年年报对于宝塔实业至关重要,2019年能否实现盈利,关系着宝塔实业能否保壳,是否有白衣骑士出现拯救漩涡中的宝塔实业还有待验证。

恒逸集团表示,如果文莱当地的政治环境、经济环境以及市场利率、汇率、货币政策发生重大变化或项目运营收益情况未达到预期,则可能对发行人的海外投资及盈利情况产生一定影响。

2015年,中植系曾试图进入上市公司。交易对手方为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控制的世通达世和润泽投资。2016年6月3日,在市场期待中,双方却没有谈妥,终止了此次收购。

为支持对外扩张,恒逸展开大举融资动作。

恒逸石化2018年8月20日披露的《关于文莱PMB石油化工项目银团贷款相关事项的公告》显示,恒逸石化拟近期提取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联合牵头银团对文莱项目的贷款,提取金额为不超过17.5亿美元或等值境外人民币。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上述银团组成方包括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恒逸集团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末,恒逸集团获得银行授信562.43亿元,2019年上半年末,恒逸集团获得银行授信593.25亿元,获得银行授信额度增加了30.82亿元。

此外,恒逸集团有已获批尚未发行的短期融资券30亿元,公司债券3.60亿元。恒逸石化有已获批尚未发行的公司债券20亿元。

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末,恒逸集团有息债务规模为404.32亿元,较2017年末增加186.30亿元,占2017年末净资产的比例为93.75%。

今年上半年,恒逸集团总负债达到621.60亿元,相比于上季度末增长15.34%;资产负债率69.27%,相比于上季度末增长6.93个百分点。

恒逸集团负债攀升的同时,子公司恒逸石化的负债率也不断上升。

新京报记者查阅恒逸石化历年财报显示,从2017年三季度开始,恒逸石化的负债率就一路走高,2017年三季度末公司的负债率只有48.89%,到2017年底就达到了52.35%。

2018年一季度时,恒逸石化负债率为55.98%,年底就攀升至62.56%。今年上半年,恒逸石化负债率达到63.74%。

恒逸石化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负债合计达到454.38亿元,相比于2018年末的390.10亿元有所增长,今年上半年,恒逸石化应付利息达到8281.23万元。

根据恒逸石化2019年中报,恒逸集团直接持有恒逸石化11.66亿股,直接持股比例为41.06%,目前已经质押或冻结8.58亿股,占直接持股数量的73.58%。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