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披露的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经济指标,山东金泰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实控人系黄光裕胞兄;连续两年亏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新恒基多次助其“保壳”成功

8月8日下午,东方盛虹发布《关于优化调整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部分建设内容的公告》,下调了“盛虹炼化16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
的投资规模,总投资估算由774.75亿元缩减至676.64亿元。

面对市场凛冬的丝丝寒意,即便是全球顶尖化工巨头也不禁要打个“冷颤”。

8月12日,记者了解到,已经连续两年亏损的山东金泰在“保壳”战役中失利,其原本希望借以提升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和盈利能力的一起收购终止。市场观点认为,这意味着山东金泰的退市风险进一步加大。

其中,该项目建设投资由696.66亿元下调至587.75亿元,建设期利息由34.77亿元下调至29.67亿元,流动资金由43.33亿元上调至59.22亿元。

8月8日,记者了解到,总部位于德国的化工巨头巴斯夫的首席执行官宣布,由于宏观经济状况不佳,巴斯夫计划在今年第四季度末完成其建筑化学品业务的出售。

8月8日晚间,山东金泰披露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公告称,决定终止收购麦凯智造51%股权。9日,山东金泰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还在积极努力地寻找新的项目,投资方应该也有在找,我们在积极努力地做相关的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此系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第二次缩减投资规模。

并且基于紧缩型政策,巴斯夫未来将致力于摆脱非核心业务,因此与建筑化学品业务一道被摆上货架的还有其颜料业务。

据悉,2001年山东金泰上市。2003年,黄光裕胞兄黄俊钦名下企业取得山东金泰的控制权,此后多次帮助山东金泰“保壳”成功。而这一次,新恒基还能护航山东金泰走出退市危机吗?

早在2017年3月,环保部官网就曾披露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该项目总投资830.7亿元,其中建设投资714亿元,项目资本金232亿元。

事实上自2019年以来,强如巴斯夫在化工市场的承压之下,也做出了资产甩卖、大裁员等断臂之举。显然,市场的低迷已为整个化工行业拉响了预警,化工企业需要严阵以待的日子来了。

终止收购麦凯智造51%股权,山东金泰“保壳”失利

2017年3月披露的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经济指标。

巴斯夫断臂求稳

由于“交易双方就交易的核心要素迟迟未能达成一致意见”,8月9日,山东金泰宣告终止收购福建麦凯智造婴童文化股份有限公司51%股权。

东方盛虹今日公告显示,在保持该项目主体产业规模“年加工原油1600万吨、
年产PX 280万吨、 乙烯110万吨”
不变的前提下,对部分装置进行局部调整,主要包括:调整柴蜡油加氢裂化等10套工艺装置规模,取消润滑油加氢异构脱蜡、乙烯醋酸乙烯共聚物/聚乙烯等8套装置,变更供发电制氢气系统方案,并根据生产装置调整情况优化公用工程及辅助设施建设规模。

在历经2018年四季度大跌行情以来,化工行业的低迷阴云一直没有消散的迹象。

据悉,麦凯智造成立于2009年11月26日,主营业务为婴童文化产品等,其100%股权的预估值为6亿元。当时,山东金泰希望通过收购麦凯智造积极推进公司进入具有成长前景和盈利空间的行业领域,促进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提升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和盈利能力。

此外,该项目各项经济指标方面,生产期内年均营业收入由722.1亿元上调至925.31亿元,年均净利润由75.95亿元上调至94.18亿元。

如是,为保证公司持续盈利,巴斯夫管理层在2018年11月制定了一项“卓越项目”计划,即从2021年底开始,整体“卓越项目”预计将为巴斯夫每年贡献税前营业利润20亿欧元。

业绩承诺方也对山东金泰承诺,麦凯智造在2019年-2021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52亿元、0.63亿元、0.75亿元。

东方盛虹董事会表示,此次项目优化调整方案体现了“炼化一体、以化为主”的思路,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行业发展趋势,项目调整后总投资估算降低,且经济效益有一定提升,能够充分发挥炼化一体化优势,符合上市公司和全体股东利益。

至于实现的方式,据透露主要为节省生产、物流、研发成本等,甚至包括裁员、资产甩卖等艰难抉择。

如今收购落空,山东金泰将继续徘徊在退市边缘。因2017年度、2018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2018年度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低于1000万元,根据相关规定,自2019年4月26日起,上交所对山东金泰的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已于2018年12月正式动工,预计将于2021年建成投产,项目位于江苏省连云港市徐圩新区石化产业园内,规划总占地面积613公顷,设计原油加工能力1,600万吨/年,芳烃联合装置公称规模280万吨/年,乙烯裂解装置公称规模110万吨/年。

此番巴斯夫引发化工行业震动的资产出售举措,就进一步表明了其应对需求端低迷的态度。

当时,山东金泰明确表示,撤销退市风险警示的主要措施之一,就是以现金方式收购麦凯智造51%股权,使其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子公司,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另一措施是“继续开展房屋出租业务和互联网接入服务业务;同时加强内部管理,合理、有效降低成本费用,实现效益增长。”

据东方盛虹介绍,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1600万吨的单线规模是目前我国最大的单线产能;该项目是公司实施产业链一体化发展战略的重要环节,将打通原油炼化、高端化工与聚酯化纤的产业链条,实现汽柴油直链向网状型产业链的质变,推动发展下游高端化工新材料。

据了解,由于全球汽车和基础化学品两大市场的不景气,巴斯夫将计划出售颜料及建筑化学品两大业务板块,交易完成后,巴斯夫将更加专注于自身的优势板块。今后,“收购其他业务”等事宜将更为谨慎的进行。

8月9日,山东金泰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山东金泰与麦凯智造终止重组一事,交易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的核心要素不便透露具体细节,“我们还在积极努力地寻找新的项目,投资方应该也有在找,我们在积极努力地做相关的工作。”

作为预计投资数百亿的超大项目,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的资金问题备受关注。盛虹方面早前曾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利用资本市场融资建设炼化项目是行业惯例,东方盛虹将充分利用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平台,根据项目建设进度,通过股权融资及债权融资等多种形式筹措项目建设资金。

对于资产的出售,巴斯夫首席执行官马丁布鲁德米勒持乐观态度,并预计2020年公司颜料和建筑化学品业务的出售将为公司带来可观的现金流。

无论如何,对于此次与麦凯智造终止重组,有市场观点表示,山东金泰“保壳”失利,留给上市公司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3月11日,工商银行—盛虹集团炼化一体化项目银团牵头合作暨全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举行,由中国工商银行苏州分行、连云港分行联合牵头,为盛虹16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组建550亿元银团贷款。

事实上,巴斯夫的“卓越项目”计划远不止于此。换言之,化工市场的糟糕情绪超乎想象。

上市近20年,新恒基多次助其“保壳”成功

6月3日,东方盛虹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公司总股本20%股票,即不超过8.06亿股(含本数),募集资金总额(含发行费用)不超过50亿元。公告显示,此次发行对象不超过10人,其中,盛虹苏州拟以现金参与此次发行认购,认购金额不超过人民币15亿元。

6月27日,巴斯夫官网披露,将进行组织架构调整,精简公司行政管理,锐化服务部门和地区部门职责。具体而言,截至2021年底的两年半时间之内,巴斯夫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6000人,其中德国本土将裁员3000人。

山东金泰于2001年7月上市。上市之初,公司所属行业为医药工业,拥有生物工程、化学制剂、中药制剂、兽药等门类。

上述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将用于盛虹炼化有限公司1600万吨炼化一体化项目。对于此次募资的目的,东方盛虹称,一方面是响应国家发展高端石化产品、促进石化产业转型升级产业政策。另一方面是贯彻公司产业链纵向整合战略,实现产业链一体化协同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6000人的裁员人数占到了巴斯夫全球12余万名员工的5%,上一次巴斯夫进行如此大规模的裁员还是在1990年代。

由于业务方面的调整,上市第二年,山东金泰就陷入亏损,并在2003年持续亏损。2004年,山东金泰通过股权转让获取投资收益等方式让业绩扭亏为盈,成功“保壳”。

裁员作为巴斯夫现有“卓越项目”的一部分,初步调整将于2020年1月1日起生效,全部落地预计会为公司节省3亿欧元。

好景不长,在“经营非常困难”的2005年,山东金泰再度陷入亏损,一方面是主营业务萎缩,另一方面是公司诉讼失败要偿还大量债务。至于继续亏损的2006年,山东金泰称其为“非常困难的一年”。

事实上,巴斯夫一系列紧缩政策虽是主动出击,但不可否认里面包含了对化工行业低迷的无奈。

2007年,山东金泰在公司股东北京新恒基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的支持下,在解决债务问题方面取得一定进展。据悉,新恒基房地产集团不仅为山东金泰做担保,还与其签订《减免利息协议补充协议》。

据巴斯夫最新的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巴斯夫营业额313亿欧元,与去年持平。但是不计特殊项目的息税前收益约28亿欧元,同比下降了35%。

此外,“2007年12月29日,山东金泰与新恒基房地产集团签订《债务豁免协议》,后者同意豁免山东金泰1500万元债务”。

此外,巴斯夫在7月9日深夜发布盈利预警,声称由于全球贸易及经济大环境的变化,集团从用于汽车到农作物的一系列化工产品市场都在放缓,而且这种情况在今年下半年恐怕无法改善。因此,将其全年收益预期下调了30%。

2007年的山东金泰,无法依靠生产经营扭转亏损局面。在新恒基房地产集团的支持下,山东金泰通过债务重组的方式实现债务重组收益2916.98万元,从而实现2007年业绩扭亏为盈。

化工行业“警钟”敲响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新恒基房地产集团的支持对山东金泰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少了其支持,2008年山东金泰再度亏损。2009年在其支持下,山东金泰成功扭亏为盈。

值得一提的是,巴斯夫经历的“阵痛”并不是个体事件,而是典型的市场行为,几乎所有化工巨头都做出了应激反应。

2010年至2012年,山东金泰连续3年亏损,上交所决定自2013年5月14日起暂停山东金泰的股票上市。

诸如科思创2019年第一季度营收为32亿欧元,同比下跌了16%,息税摊销折旧前利润则被腰斩至4.42亿欧元,同比下滑了58.4%。

截至2012年年底,山东金泰负债合计约为2.87亿元,总资产约为3776.6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约为-2.47亿元。

并且科思创也曾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900人,从2021年开始每年减少3.5亿欧元的成本费用,旨在控制因扩大产能而增加的投资支出。

2013年11月30日,针对公司为实现2013年度净利润为正、2013年期末净资产为正所采取的措施及进展,山东金泰在公告中回应投资者称,“目前,公司与控股股东北京新恒基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正在积极研究切实可行的措施,努力实现公司的净资产为正。”

无独有偶,特种化学品公司赢创宣布,为实现2020年永久降低2亿欧元成本的目标,将在全球范围内削减1000个工作岗位,几乎占员工总数的3%。

天眼查显示,新恒基投资管理集团为新恒基房地产集团的大股东。

事实上,各大化工巨头作为全球多个行业的原料供应商,对市场景气度有着更超前的研判。如今,业务发展保持谨慎的态度或许为化工行业敲响了警钟。

2013年,山东金泰得偿所愿,净利润和净资产双双变负为正。对此,公司解释称,“2013年末总资产、期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较上年期末增长主要系公司子公司金泰集团国际有限公司由新恒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借入款项、进行黄金珠宝首饰贸易实现利润及债权人豁免孙公司HUAXIA
TRADING LTD债务所致。”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7月23日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显示,由于贸易紧张局势等风险因素,2019年全球实际经济增速将放缓至3.2%,这是IMF今年以来第三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

经营范围多变,黄金业务曾被指涉嫌“自买自卖”

从宏观层面来看,全球经济增速的减缓,导致化工产品需求端总体乏力或已成定局。

值得注意的是,在业绩泥沼里挣扎的同时,山东金泰的经营范围也在悄然变化。2002年新增房地产开发,2006年房地产开发“不见了”,2007年出现房地产中介服务。2013年12月,经营范围新增铂金制品、钯金制品、黄金制品、银制品及珠宝首饰加工、销售等。

在此基础上,2019年一季度以来,多数化工产品市场价格均处于近年来的相对低位,这对化工企业的盈利能力将是一次考验。

2013年,山东金泰财务报表的主营业务里,首次出现黄金珠宝首饰,并且表现不俗。山东金泰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约5.3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682.8万元。其中,黄金珠宝首饰实现营业收入约5.31亿元。

以山东地区丙烯市场为例,丙烯是山东地区最为重要的化工产品之一,丙烯行业的行情变动,基本能够代表山东整个化工行业的变动趋势。

成功恢复上市后,山东金泰的主营业务逐步从医药过渡到黄金珠宝贸易业务,主要产品及其用途为公司批量采购黄金首饰后对外销售,经营模式为公司全资子公司金泰集团国际有限公司和黄金首饰销售商签订合同,根据黄金首饰销售商订单的规格要求,与中国大陆黄金首饰加工企业签订采购合同,中国大陆黄金首饰加工企业按金泰集团国际有限公司指定的规格式样进行加工,以销定采。

据了解,山东1月份和7月份丙烯月均价为7900元/吨左右,而3-5月份月均价在7000元/吨左右,总体来看,1-7月份均价同比均有不同幅度回落,呈现价格重心低位震荡的态势。

依靠黄金珠宝贸易业务,山东金泰实现连续4年的业绩盈利。

化工行业的破局

2017年,山东金泰从事的主要业务为黄金珠宝贸易业务、房屋出租业务、互联网接入服务业务。

市场难改变,策略有可为。

又一次陷入亏损的山东金泰,在2017年年度报告中表示,“2017年,因美元加息导致国际黄金价格波动较大,基于风险控制,公司减少了黄金珠宝贸易业务交易,公司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及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均下降幅度较大。”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过去化工行业短缺式的需求已不存在,消费升级带动社会需求被拔高,需求立体化程度加深。

相较亏损多年却迟迟未被上市公司放弃的医药业务而言,山东金泰对黄金珠宝贸易业务的态度很果决,2018年便不再开展此业务。

并且有迹象显示,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使得需求端和供给端的紧密结合成为可能,通过技术手段促进行业升级成为一种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6月6日,媒体报道《山东金泰为保壳涉嫌业绩造假
背靠黄光裕家族》称,公司近年的黄金业务存在涉嫌“自买自卖”、部分重要客户经营状况存疑或否认与公司存在业务往来等问题。为此,上交所对山东金泰发布问询函。

从上不难看出,技术升级改造和产业结构优化将成为化工行业突围的重要方向。

去年6月16日,山东金泰回复问询函称,“公司客户明科股份与供应商雅爵贸易之间不存在自买自卖等不具备商业实质的交易行为。”

实际上,计划大幅裁员的巴斯夫,早已“看穿一切”。

■ 背景

据公开资料显示,尽管巴斯夫计划裁员6000人,但是根据未来的增长情况,巴斯夫计划继续在生产和数字化领域需要更多人员,来提高企业效益和效率,以此增强竞争力并实现盈利增长。

新恒基控股山东金泰10多年,总裁系黄光裕胞兄

一减一增之间,透露的是一个行业头部企业对未来方向的把握。

2001年上市之初,山东金泰控股股东为山东省医药工业研究所实验厂青年化工厂,2002年后者整体改制为济南金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据了解,巴斯夫未来的“全球工程服务部”和“全球数字服务部”会为集团的基地或全球业务部门提供服务,而“全球采购部”将让购买更为高效,实现一切以客户为中心。

2003年,济南金泰注销,其所持山东金泰股份由济南金泰股东新恒基投资管理集团和新恒基房地产集团按出资比例承继,山东金泰控股股东变更为新恒基投资管理集团。

与此同时,巴斯夫首席执行官马丁布鲁德米勒表示,公司愿景是与客户更紧密地合作,销售更多利润率更高的产品,而不是简单地运送几桶基本化学品。

当前,山东金泰的实际控制人为黄俊钦。据山东金泰公告显示,黄俊钦是黄光裕胞兄,自1987年起历任北京国美电器公司总经理、北京静安物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市新恒基房地产开发总公司董事长、香港捷成国际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中数光通网络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山东金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如此种种,或许为中国化工企业发展提供了一条思路。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1985年,19岁的黄俊钦带着16岁的弟弟黄光裕走出汕头农村,北上创业。公开资料称其创业资本是4000块钱,生意则是从贩卖小电器开始。”“黄俊钦兄弟共同经营着国美电器。据介绍,黄俊钦主要负责幕后的管理和运筹,黄光裕则偏重业务。”“直到1993年,兄弟俩对生意发展方向发生分歧,黄俊钦离开国美电器,投身房地产业。”

以市场为导向,在高端产品领域加大技术研发,发展功能化和高附加值的专用化学品,或将成为中国化工企业立足国内,放眼全球的关键利器。

官网显示,在总裁黄俊钦的带领下,新恒基集团现已成为总资产超过200亿元,拥有17家控股公司、一家上市公司,并以房地产开发为核心,涵盖写字楼、酒店管理、金融投资、连锁商业、网络通信、高新科技开发、生物制药等领域的多元化综合性企业集团。

黄光裕曾多次问鼎胡润中国百富榜。不过,据媒体报道,黄光裕早年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哥哥比自己还有钱。”

如今黄光裕身陷囹圄,自2014年起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传出“黄光裕即将出狱”的消息,对国美系股票造成很大影响。山东金泰也被市场列为国美系股票之一。今年4月1日,山东金泰发布澄清公告表示,公司控股股东为新恒基投资管理集团,公司实际控制人黄俊钦系黄光裕胞兄,黄光裕与公司不存在股权关系。公司和公司控股股东也未获悉任何有关黄光裕出狱的信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