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交所官网披露洛娃集团、洛娃日化、双娃乳业的破产重整公告,西门子曾宣布裁员约1万人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全球电子电气领先企业——西门子,6月18日宣布将在电力和天然气部门全球裁员2700人,占该业务员工总数的4%。其中德国裁员1400人。

6月13日,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正式换任了!据悉,在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上,由张伟先生和焦方正先生成功当选为新任非执行董事。张伟先生还一并当选为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6月5日,上交所官网披露洛娃集团、洛娃日化、双娃乳业的破产重整公告,使洛娃集团延续半年之久的公司债券违约风波出现一丝转机。

时隔一月的时间,这是西门子在今年宣布的第二次对能源部门进行裁员。今年5月,西门子曾宣布裁员约1万人,2020年9月前合并电力和天然气部门,并着手IPO。

根据中石油官网资料显示,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还听取并审议通过了公司2018年度董事会报告、公司2018年度监事会报告、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公司2018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等多项议案。

许晴、刘涛代言风光之下,却面临巨额债务危机重压,北京民营巨头洛娃集团及旗下两家子公司(双娃乳业、洛娃日化)不得不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据悉,西门子能源部主要生产大型燃气轮机和其他油田设备,2017年已宣布裁员6000人,原因是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兴起,对燃气轮机的需求已经大幅下降。西门子首席执行官乔-凯瑟预计,全球燃气轮机市场不会在中期内复苏。需求的变化已将涡轮机的年销量降至110台左右,相比之下全球的制造能力为400台。

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股份公司董事长、大会主席王宜林在大会上表示,中国石油主要生产经营指标全面增长,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实现新突破,炼油化工转型升级步伐加快,成品油营销质量持续改善,天然气与管道业务量效齐增,海外业务继续保持良好发展势头,改革创新取得一系列重要成果。中国石油各项工作取得新成效新进步,稳中有进、稳中向好态势更加明显。2018年,中国石油实现营业额23535.8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25.91亿元。

“我们的确是遇到了困难,但我们没有回避问题”,洛娃集团有关负责人接受京华食报采访表示:目前无论是洛娃日化产品还是双娃奶粉等,生产销售一切正常;“重整”是为了化解债务危机纾困,让企业获得新的发展新机。

“这些计划中的措施将帮助我们创造更多的增长机会,以及作为能源市场上一个有竞争力的参与者所带来的安全感,”天然气和电力部门主管丽莎-戴维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张伟先生简历

2018年12月,因3亿元公司短期融资债券未能如期兑付,洛娃集团构成实质违约,随后被曝遭遇数十位投资人上门讨债。新京报记者从知情人处获悉,债务危机爆发后,其全资子公司双娃乳业员工离去大半,员工工资屡被拖欠;洛娃日化则陷入部分渠道断供、产量减少的困境。此外,洛娃集团、双娃乳业卷入多起金融借贷纠纷。

德国西门子股份公司接二连三地被裁员!早在2013年9月30日,西门子宣布将在未来一年内裁员1.5万人,其中有三分之一来自德国。当时的裁员,西门子负责人称是公司60亿欧元(约合81亿美元)成本削减计划的一部分。直到2015年5月7日,西门子德国股份公司再次宣布裁员,由于业务部门改组,裁员4500人,其中在德国裁员约2200人。但此次裁员未有具体披露裁员岗位。

张伟,50
岁,现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张伟先生是高级经济师,硕士。在能源、化工领域具有近25年的工作经验。

根据破产重整公告,目前已有投资者明确表达对洛娃集团、双娃乳业、洛娃日化战略投资的意愿,投资方案正在商议中。洛娃集团方面6月5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公司可能采取“债转股”的方式来解决债务危机。

西门子油气与电力集团

焦方正先生简历

因3亿违约债券破产重整

根据西门子官网内容显示,西门子油气与电力集团总部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是世界上唯一一家能够为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发电、输电等完整能源价值链提供全集成产品、解决方案和服务的公司。主要业务范围包括:以创新的产品、解决方案和服务,让化石能源更加绿色清洁;提供灵活的分布式电力解决方案;管理复杂的电网;对老旧资产进行改造并消除风险;借助电网级储能和
Power-to-X 等技术实现供需互连。

焦方正现任中国石油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焦方正先生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博士研究生毕业,在中国石油石化行业拥有近35年的工作经验。

6月2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公布了3份民事裁定书,涉及洛娃科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双娃乳业有限公司、北京洛娃日化有限公司的破产重整。

西门子在中国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

裁定书显示,2019年4月,洛娃集团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截至2018年12月31日,洛娃集团资产总计112亿元,总负债约61亿元。尽管公司账面资产大于负债,但洛娃集团表示,公司货币资金严重不足,仅为1.85亿元,且部分资金作为银行贷款保证金无法支取,其余资产变现困难或者短时期变现价值将大幅度贬损,无法清偿到期债务。

根据西门子2018年财报显示,西门子2018年在中国的总营收达到81亿欧元。西门子在中国拥有超过33000名员工,是中国最大的外商投资企业之一。截至2018
财年,西门子在中国拥有21个研发中心,近5000名研发和工程人员,以及近13000项有效专利及专利申请。西门子在北京、上海、苏州、南京、武汉、无锡、青岛和成都等地都设有创新的实验室。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是1998年7月在原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基础上组建的特大型石油石化企业集团,2017年12月完成公司制改制。

事实上,洛娃集团债务危机早有先兆。2018年12月6日,洛娃集团约3亿元的短期融资债券“17洛娃科技CP001”未能如期兑付,构成实质违约。据媒体报道,洛娃集团经历了数十位投资人上门讨债,联合资信、中诚信国际等评级机构也纷纷下调了洛娃集团以及相关债券的信用评级,且其多项财务数据涉嫌造假。

中国石油是国有独资公司,是产炼运销储贸一体化的综合性国际能源公司,主要业务包括国内外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炼油化工、油气销售、管道运输、国际贸易、工程技术服务、工程建设、装备制造、金融服务、新能源开发等。2017年,在世界50家大石油公司综合排名中位居第三,在《财富》杂志全球500强排名中位居第四。

就违约债务,洛娃集团曾在2018年12月20日公布三项债务偿付方案:一是以目前尚未抵押的经营性物业写字楼、酒店等进行抵押借款;二是计划出让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洛娃日化、双娃乳业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有必要的话,洛娃集团甚至可以出让绝对控制权”;三是积极寻求政府纾困基金的帮助。

如今洛娃集团、洛娃日化、双娃乳业进入破产重整流程,显然采取的是第二种方案。6月5日,洛娃集团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证实,“洛娃前期面临严重债务问题,一直在想办法,现在得到的消息是用‘债转股’方式来解决。”

双娃乳业员工“走了一多半”

公开资料显示,洛娃集团成立于1995年,注册资本2.22亿元,共涉日化、乳业、地产三大业务板块,旗下有双娃乳业、洛娃日化等多家全资子公司。

在递交给法院的材料中,双娃乳业与洛娃日化均表示,此次破产重整是受母公司洛娃集团债务危机影响而陷入经营困难。截至2018年12月31日,双娃乳业资产总额33亿元,负债总额20亿元,但货币资金严重不足,仅为1.61亿元;洛娃日化资产总额14.6亿元,负债总额10.5亿元,货币资金仅为1.31亿元。

一位已经离职的双娃乳业中层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自去年12月洛娃集团债务违约开始,公司就开始陆续拖欠员工工资,其于今年4月份离职,但直到5月份才结完全部工资。在此期间,双娃乳业员工走了一多半,“原来公司左一个屋,右一个屋,后来办公室都空了,一个部门就剩两三个人。”

不过该中层称,双娃乳业一直是洛娃集团的优质资产,目前包括牧场、大包粉、婴幼儿配方奶粉在内的各项业务均在正常运转,不存在原料“断供”情况。

洛娃日化撤离部分渠道

与乳业板块相比,洛娃日化或受母公司债务危机牵连更大。据该中层了解,集团债务危机爆发后,许多原料供应商已停止供货,“我曾跟日化那边说想买点婴儿皂,但给的说法是已经不生产了。”

就洛娃日化是否停产,洛娃集团宣传部及前台工作人员均称不了解。6月6日,洛娃日化客服人员称,洛娃日化尚未停产,但由于近期公司资金有些问题,“产品在一些渠道就撤掉了,因为进门店的费用太高。如果只是个人购买的话,可以上网。”新京报记者在洛娃天猫旗舰店看到,其产品尚无缺货现象。

另根据洛娃集团官微信息,洛娃日化事业部于今年4月28日举行了改革启动仪式,将生产、销售职能划分为9个事业部,全部独立核算。

双娃乳业曾发生管理层大变动

根据上述中层人士的说法,自今年5月起双娃乳业已独立运营、自负盈亏,以进一步摆脱与集团的债务牵连。洛娃集团官微信息还显示,双娃乳业今年5月13日召开了经营改革会议,洛娃集团董事长胡克勤在会上提出乳业要理顺内部核算价格、充分授权和自主决策、经营管理绩效考核等多个层面。

资料显示,双娃乳业公司成立于1998年,注册资本1亿元,主要经营范围包括乳品加工、糕点、饼干、豆制品、淀粉、食用油、婴儿配方奶粉加工、饲料饲草、奶牛养殖等业务,下设7家子公司和3家孙公司。

根据《洛娃科技事业集团有限公司2018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2015年—2017年,洛娃集团乳制品收入分别为34.78亿元、45.79亿元、47.06亿元,在洛娃集团的营收占比超过60%。

洛娃集团曾在债务偿付方案中将双娃乳业描述为“中国最大的工业奶粉供应商之一”,同时也是国内仅有的6家有机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之一。双娃乳业此前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其子公司呼伦贝尔双娃乳业在2015年拿到婴幼儿奶粉生产许可,旗下3个系列9个婴幼儿奶粉配方也于2017年10月通过了监管注册。

新京报记者从知情人处了解到,双娃乳业此前主要从事大包粉业务,且处于盈利状态。2017年拿到注册资质后,双娃乳业开始发力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目前产品在全国主要三四线市场均有铺货。“到了2018年,可以说双娃乳业已经实现了‘两条腿’走路。”

在母公司陷入债务危机前期,双娃乳业恰巧经历了管理层变动。天眼查显示,2018年3月9日,范庆祯取代郭剑成为双娃乳业董事长,董事、经理、监事也集体换血。据上述中层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双娃乳业确实经历了管理层变动,但“被拿掉的都是没有话语权的人”,“至少在我离职前,管理层一直是双娃的人,集团不直接参与乳业的战略。”

卷入多起金融借款诉讼

根据洛娃集团2018年12月20日披露的偿债方案,双娃乳业35%—70%的股权有可能被新的战略投资者受让。“我们正在与国内和国际同行大型企业进行股权合作洽谈,限于保密条款约束,暂时无法公布具体名单”。

另据洛娃集团、双娃乳业、洛娃日化近期向法院提交的《重整可行性分析报告》,目前已有投资者明确表达了对这3家公司进行战略投资的意愿,投资方案正在商议中。

不过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洛娃集团、双娃乳业已有21条被执行人信息,且卷入多起诉讼。双娃乳业有4780股被洛娃集团质押给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建国支行,洛娃集团另有动产质押给国家开发银行营业部用于借贷合同担保。

此外,今年1月,中邮创业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共冻结洛娃集团名下1002万元的财产。2月,法国巴黎银行有限公司北京分行也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共查封、冻结被申请人洛娃集团、洛娃日化、双娃乳业名下价值4200万元的财产。

而5月12日,国家开发银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将洛娃集团、栾川县金昌矿业有限公司等公司告上法庭。根据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今年6月4日公告,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北京市顺义区支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将洛娃集团董事长胡克勤、洛娃集团、双娃乳业告上法庭。

账面有钱为何却债券违约?

其实,洛娃破产重整早在去年底就有端倪,当时洛娃集团因为债券违约,备受市场关注。

2018年12月,洛娃科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公告称,截至12月6日,公司未能筹资到期偿付资金,“17洛娃科技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3.225亿元,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并触发“18洛娃科技MTN001”的交叉违约条款。“17洛娃科技CP001”发行总额3亿元,期限1年,债券利率7.5%。

不过从市场表现看,洛娃日化、双娃乳业经营都不错,譬如其食品饮料行业毛利率27%,净利率9%。有分析认为,截至2018年9月末,洛娃科技合并报表上货币资金有41.50亿,占总资产的22.72%,且大部分为银行存款,受限的借款保证金仅占5.48亿。即使是母公司报表层面,货币资金仍有28.12亿。

按理来说应对“17洛娃科技CP001”的3.225亿本息偿付应该绰绰有余,不应该发生违约。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有业内人士分析,洛娃的资金危机或与其大规模境外投资有关。

据了解,近年来,洛娃海外扩张加速,不仅接连收购欧美的日化公司,还在国外储备了大量农业土地。如2017年其进行了大量海外兼并收购业务,新增子公司11家,还斥资16.22亿收购了法国8家企业的土地,以开展面粉销售和开面包房。

以“重整”积极纾困危机

“我们确实遇到了困难,但也没回避问题,而是在积极纾困危机”,洛娃集团有关负责人6月5日接受胡说有理采访时表示,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破产重组”最重要的是“重组”,以这种方式让企业重新获得新机。

其实,值得关注的是,近两年,债券市场频频爆出债务违约的消息,陷入债务危机后的企业如何脱困,已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在2018年11月23日专门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研究司法助力民营企业债务脱困的一系列落地之举。“重整”一度成为业内讨论的热点,业内人士坦言,“重整”或为民营企业跨越债务危机泥潭提供助力,让企业迎来发展新机。

从洛娃财报看,2017年末,总资产规模195.18亿元,资产负债率51.71%,其乳制品、日化用品营业收入总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8.00%和35.29%、业务经营表现总体平稳,只是管理费和销售费有所上涨,而且盈利状况也表现良好。如果进入重整程序,在一些分析师看来,这意味着洛娃将会不得不用股权的方式偿还目前债权人的本金和利息。对于洛娃而言,这样将面临失去现有产业的部分股份,包括被市场看好的具有高度稀缺性的有机婴幼儿奶粉等业务的风险。

当然,债转股后,洛娃集团仍可以与债权人进行约定,未来以什么样的价格和利息将分散在外面的股份进行回购。即便债权人更愿意尽快拿到真金白银,但面对确实还不上的债务,这样的方式或许是可以被接受的。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样可以为洛娃发展放宽资金的要求,并且为引入战略投资者及其业务稳定发展争取时间,但也面临着优质的业务被控制的风险。

那么重整的洛娃是否有投资者愿意援手呢?

根据洛娃集团向法院提交的《破产重整必要性和可行性分析报告》,公司认为从运营状况、品牌资质、行业前景等方面看,仍具有重整的价值,现已有投资者明确表达了对洛娃集团公司进行战略投资的意愿,投资方案正在商议中。

朝阳区人民法院在洛娃集团重整裁定书中也表示,“从运营状况、品牌资质、行业前景等方面看,公司具有重整价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