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并告知消费者回收所有包装,)及浙江鸿盛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4月20日,记者了解到,欧洲消费品巨头联合利华宣布了一项新计划,旨在加快落实对北美地区的可持续发展承诺,使塑料包装实现循环利用。

4月19日,记者了解到,浙江省应急管理厅网站发布通知显示,江苏响水“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发生以来,全省各地、各有关单位严格按照省委、省政府工作部署,全面开展危化品安全生产大检查,排查发现了一批重大事故隐患,浙江省安全生产委员会决定对其中比较典型的22家企业重大事故隐患实施挂牌督办。

4月17日,“安静”了4个多月后,立邦涂料母公司、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在收购领域又有大动作——其通过官方网站发布公告,宣布跟多乐士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协议,拟以3005亿日元的价格收购后者100%股权。

这项在北美市场实施的计划包括三个主要步骤:

这篇名为《浙江省安全生产委员会关于对全省第一批危化品重大事故隐患挂牌督办的通知》显示,东华能源(宁波)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华宁波”)及浙江鸿盛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盛化工”)两家上市公司子公司出现在挂牌督办名单之中。

日涂控股取缔役社长、CEO田堂哲志4月17日举行媒体见面会,介绍收购澳洲多乐士的相关情况

到2019年底,联合利华产品 50%的塑料包装均由回收塑料制成。

东华宁波成立于2012年10月25日,是东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华能源”,股票代码:002221)旗下子公司。东华能源2018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东华宁波主要业务为丙烯、聚丙烯生产销售,营业收入25.49亿元。

“根据董事会决议,本公司从即日起启动收购澳洲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澳洲多乐士100%股权、并将后者实行‘子公司化’的相关手续。”日涂控股在公告中表示:“澳洲多乐士是一家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为中心市场的、拥有高知名度的涂料和DIY产品生产与销售企业。”

到2021年,所有包装都贴上“ How2Recycle”标签,给出明确的包装回收说明。

鸿盛化工成立于2005年12月21日,是浙江龙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龙盛”,股票代码:600352)旗下子公司。浙江龙盛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浙江龙盛所处行业为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主要产品为间苯二酚等中间体,营业总收入为30.91亿元。

对于本次收购计划,日涂控股指出,将按照澳大利亚公司法规定的“获取澳洲上市公司100%股权的方法”之一的“Scheme
of
Arrangement”展开,对澳洲多乐士所有股东的全部持股,以现金对价的形式实施收购。而就在公告发布当天,日涂控股与澳洲多乐士签订了确定此次收购相关内容的《方案实施协议》。

定于2019年晚些时候启动与美国零售商沃尔玛合作开展的“Bring it to the
Bin”教育项目,鼓励并告知消费者回收所有包装。

东华宁波隐患主要内容如下:危险废物仓库建设不规范,无废气收集处理设施,导流沟和收集池未按规范要求建设;废脱氯剂(危险废物)装卸、贮存和转运环节存在较大环境安全隐患。地址位于宁波大榭街道大榭开发区东港北路6号。整改期限为2019年5月30日。督办单位为宁波大榭开发区管委会。

高价收购

联合利华北美董事长 Amanda Sourry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如今,我们大大促进了北美地区的塑料包装规范情况。我们很高兴能与沃尔玛等行业领导者合作,共同推进这些计划。”

鸿盛化工隐患主要内容如下:加氢装置与东侧甲类装置安全间距不足;加氢装置、罐区硝酸卸料区可燃或有毒气体报警装置设置不足,部分可燃气体探测器未按要求检定;三厂储罐区构成重大危险源,未按照法规要求进行管理。地址位于浙江省杭州湾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纬三路。整改期限为2019年5月30日。督办单位为上虞区政府。

但要想完成这笔收购,按照SOA的实施要求,日涂控股还需要一点时间,去履行相关步骤以满足4个必要条件,包括:

他呼吁消费品行业需要为减少塑料垃圾作出更大的努力。“我们需要采取集体行动,从源头上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与沃尔玛等有远见的公司合作、倡导政府对回收设施进行系统性改革、与塑料供应商密切合作,并对消费者进行宣传教育。解决塑料污染已经刻不容缓,只有团结起来,我们才能给环境一个满意的答复。”

通知显示,浙江各地、各有关单位要严格落实安全生产属地监管、综合监管和行业监管职责,切实加大事故隐患整改力度,督促指导挂牌隐患企业逐一建立隐患整改方案,做到隐患整改责任、措施、资金、时限和预案“五落实”。各督办单位要在2019年4月25日前将省级挂牌隐患整改方案报省安委办;各市、县(市、区)安委会要在4月18日前完成剩余重大事故隐患挂牌督办,并将挂牌情况报省安委办。

1、获得澳洲多乐士股东大会通过;

为实现塑料包装的循环利用,联合利华正在探索新的商业模式,比如可循环包装的配送模式:消费者可以将用完的产品包装退回去,重新回收再利用。这种做法将使传统的一次性包装转变为循环包装。联合利华已有9个旗下品牌开始试点实践这种新模式。

企查查显示,东华能源成立于1996年,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烷烃资源的进口、销售和深加工,公司致力于将国际优质烷烃资源与中国经济增长需求相结合,大力发展清洁能源、新材料产业,打造国内最大的烷烃资源综合运营商。公司于2008年3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2、澳大利亚法院的批准;

此外,联合利华正在与众多技术公司合作,设计用料更少的新型包装、研究不可回收塑料的处理问题。联合利华还加入了海洋基金
The Ocean
Fund,致力于应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此外,该公司在印度尼西亚开设了社区废品银行,用折扣优惠鼓励消费者帮助收集废品。

官网显示,浙江龙盛成立于1970年,目前已成为化工、钢铁汽配、房地产、金融投资四轮驱动的综合性跨国企业集团。

3、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

实现塑料包装循环经济,是联合利华“Sustainable Living
Plan”的一部分,这项战略包括很多子项目,涉及性别平等、人权平等、环境问题、食品安全等社会责任的方方面面。

截至4月18日收盘,东华能源报12.84元,总市值为211.83亿元;浙江龙盛报23.60元,总市值为767.79亿元。

4、新西兰的外国投资局的批准。

面对环境的可持续发展问题,联合利华的核心目标是确保企业增长不破坏环境。具体计划是到2020年将包装重量减少三分之一,且产品垃圾减少一半;到2025年实现所有包装材料可重复使用、可回收或可堆肥,且将包装中的可回收塑料含量至少提升25%。自2010年以来,联合利华消费者产生的包装垃圾数量减少了31%。

上述条件中的任何一个一旦无法得到满足,都将意味着日涂控股无法通过SOA的方式完成此次收购,因此日涂控股表示,此次收购计划仍存在无法实现的可能性。

联合利华并不是唯一致力于解决塑料污染问题的美妆巨头。宝洁公司旗下护发品牌
Herbal Essences 与创新废品回收公司 TerraCycle
上个月合作推出的新系列产品包装原材料含有25%的沙滩塑料垃圾。 美国护肤品牌
REN Clean Skincare 也承诺到2021年完全实现“零浪费”。英国天然美容品牌 Lush
Cosmetics在近年来积极推行“裸包装”的概念,即仅销售没有包装的商品。

而在满足前述4个条件的前提下,日涂控股将收购包括投反对票以及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在内的所有股东所持有的澳洲多乐士100%股权。按照日涂控股给出的预定时间表,一切顺利的话该笔收购将在今年8月中旬完成:

关于联合利华:

时间安排计划

联合利华集团是由荷兰Margarine Unie人造奶油公司和英国Lever
Brothers香皂公司于
1929年合并而成。总部设于荷兰鹿特丹和英国伦敦,分别负责食品及洗剂用品事业的经营。

2019年6月上旬-下旬 第一次法院审查

目前,联合利华在全球有400多个品牌,其中大部分是收购来并推广到世界各地,比如,旁氏原是一个美国品牌,联合利华将其买下并发展为一个护肤品名牌,推广到中国;而“夏士莲”原是在东南亚推广的一个英国牌子,联合利华也将其引入中国。“成为本地化的跨国公司”是联合利华的全球经营宗旨和长期以来的传统。这些年来,联合利华不仅将众多国际品牌带进中国市场;同时大力培植中国本地的品牌。在上海收购了一个食品类名牌“老蔡酱油”之后,1999年又有两次引人注目的收购行动:一是收购北京食品名牌“京华茶叶”,二是利用旗下占有世界15%市场份额的冰激凌品牌“和路雪”收购另一上海冰激凌名牌“蔓登琳”。

2019年6月下旬 收购方案文本送交

联合利华认识到结合国际化的科学技术和经营经验的“本地化”才会有生命力,遂投资一亿六千六百万元人民币,在上海成立其设于世界各地的第六个研究发展中心——联合利华中国研究发展中心。该中心拥有一百五十名中国科技人员;着重于产品配方的研究,尤其注重将中国传统科学所倡导的天然成分引入联合利华的产品中。

2019年7月下旬 股东大会

2000年9月22日,由上海轻工控股公司和国际著名的跨国公司共同投资重组的联合利华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宣告成立。这是上海建设轻工新高地的一次重大资产重组,被上海市政府领导赞誉为“上海经济发展的一个亮点,都市型工业的一支生力军。”英荷联合利华公司是上海轻工控股公司的重要合作伙伴。近年来,双方共同投资,先后组建了上海旁氏有限公司、上海利华有限公司、上海联合利华牙膏有限公司和上海伊利达有限公司4家合资企业。为了壮大经营规模,增强市场竞争力,双方决定重组这4家合资企业,成立新的联合利华股份有限公司,其年销售额将超过40亿元。

2019年8月上旬 第二次法院审查

目前,联合利华在世界各地的分公司分归十二个业务集团。其中,总部设在上海的中国业务集团分管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区和蒙古的业务。联合利华是世界上生产快速消费品的主要企业之一。

2019年8月上旬 SOA生效

2019年8月上旬-中旬 股东确定日

2019年8月中旬 SOA实施日

对于收购的价格,日涂控股与澳洲多乐士也在方案实施协议中作了详细约定——

截止2018年9月30日,其股票总数为389 250 252股,

日涂控股表示,本次收购的价格拟定为是按照今日所签订的《方案实施协议》所约定的,为每股9.65澳元现金,合计收购总价37.56亿澳元;其他相关费用预算未定。

然而,除了需要向澳洲多乐士股东支付收购现金外,澳洲多乐士还将以中期股息的形式,在直至股票收购实施日之前,向股东支付每股15澳分。为此,澳洲多乐士股东实际收到的收购价格为每股9.80澳元。另外,澳洲多乐士预计在收购实施日前支付最高26澳分的特别股息,在支付特别股息或者每股中期股息超过15澳分的情况下,日涂控股将从向澳洲多乐士股东支付的收购价格中扣除该部分金额。

2018年度,澳洲多乐士的销售额为18.44亿澳元。跟日涂控股2018年度6229.87亿日元的销售额相比,其体量约为后者的四分之一。这也表明,37.56亿澳元的价格相当于日涂控股全年销售额的接近一半,是澳洲多乐士2018年度销售额的近两倍。

如果这笔收购得以完成,将成为日涂控股在完成对与亚洲合作伙伴吴德南集团合资的立邦涂料事业的并购之后,实施的最大的一笔收购;甚至其所付出的代价,比起此前一些列的收购的价格总和都要高。而日涂控股表示,收购资金预定从金融机构借入,并没有发行新股来筹措资金的打算。

规避中国市场风险?

日涂控股实施大规模收购的目的何在?

在公告当中,日涂控股从自身发展需求到对澳洲多乐士的“看重”两方面,较为详细地阐述了其对澳洲多乐士实施收购的理由:

本公司正处在从2018年开始的为期三年的中期经营计划的过程中,高举“在亚洲确立压倒性地位、加速全球性发展”的口号、剑指“成为持续创造新的价值的领导公司”的目标。另外,把彻底强化现有市场领域、加速投资组合的扩张、提高盈利能力、强化“全球一个团队”的运营方式等作为重点措施,并朝着实行这些措施的方向迈进。

其他方面,澳新作为发达国家,其涂料市场发展稳定,极具魅力,而澳洲多乐士在澳新涂料市场中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该公司尤其在建筑涂料领域拥有众多高知名度的品牌,并与其他企业和品牌在市场份额上的差距巨大且持续扩大,是澳洲首屈一指的优质企业。

因此,本次收购的实施,将有助于本公司在全球涂料需求中规模宏大并仍有巨大发展空间的建筑涂料领域确保强劲的地位,同时有助于本公司在增长显著市场区域和稳定增长市场区域都进行布局,从而取得发展的平衡,并由此进一步巩固公司的事业基础,为中期经营计划的推进做出巨大的贡献。

尽管提到了不同形态市场区域发展的平衡,然而,根据日本媒体的报道,日涂控股刻意回避了另一个更可能的目的,即规避中国市场的风险:“在日涂控股的主战场、占据国内外销售额整体比例高达四成的中国市场,贸易摩擦的担忧仍存。通过收购扩充在澳洲的销售通路,意图分散经营风险。”

日涂控股对中国市场的高度依赖,正是其通过对立邦涂料事业相关公司进行“子公司化”造就的。这一步骤的实施,确实帮助日涂控股的体量快速倍增,从而跻身世界涂料生产商前五的行列;但对于一家外资企业,必然也衍生出“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风险。

“是我们未来要发展的市场区域,形成极其健全的架构。”在4月17日在大阪举行的记者见面会上,日涂控股取缔役社长、CEO田堂哲志如是说道。

澳洲多乐士者谁?

拥有相同的品牌名称,澳洲多乐士跟中国消费者更熟悉的“多乐士”品牌拥有者阿克苏诺贝尔之间是怎样一种关系?日涂控股如若收购成功将如何改变当前中国建筑涂料市场立邦和多乐士两大品牌竞争的格局?以及澳洲多乐士跟中国涂料市场又是否存有关联?这些问题都值得玩味。

据了解,澳洲多乐士是一家有着悠久历史且颇具规模的正牌涂料企业,它所拥有的“多乐士”品牌与阿克苏诺贝尔旗下的“多乐士”品牌确实一脉相承,甚至早于后者开始对“多乐士”品牌产品的经营。但是,澳洲多乐士对于“多乐士”品牌的经营权仅限澳洲区域。

“多乐士”品牌的“分裂”有一段颇为复杂的历史。1933年,澳洲多乐士的前身、一家名为BALM的公司通过与杜邦公司的合作获得Dulux注册商标在澳洲的使用权——当时Dulux商标由英国帝国化学工业集团和杜邦公司共同拥有——到了1946年,ICI通过设在澳大利亚的控股子公司收购了BALM
57%的股份,使得BALM变身为ICI全球涂料集团的一个关键角色。其后两年,BALM终止了与杜邦的技术合作,但基于与ICI的资本关系,Dulux商标的使用权得以保留。

然而到了90年代,澳洲多乐士的发展再现“动荡”。1996年,ICI对旗下澳洲公司的业务进行了一次调整,并在调整完成后一年将其出售。这一变故也意味着“多乐士”在澳洲的业务及其公司与ICI的脱钩并更名为澳瑞凯。在澳新市场区域,“多乐士”品牌的所有权就归属于澳瑞凯,后来成为后者的一个业务组成部分。

2007年至2008年间,ICI被阿克苏诺贝尔并购,但包含其中的“多乐士”品牌也是有缺陷的,即不含在澳洲地区的授权。“多乐士”品牌就此形成如今在不同地区归属两家企业的局面。

2010年7月,澳瑞凯再次将消费产品部门连同“多乐士”品牌一起剥离,并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运营,也就成为了今天的澳洲多乐士。而“多乐士”品牌在澳新市场的所有权有就顺理成章地落到澳洲多乐士身上。

由历史传承关系可以看出,哪怕是日涂控股收购了澳洲多乐士,它也没有权限在澳洲以外的市场运营“多乐士”品牌,因此在中国市场,“立邦-多乐士”这样的品牌组合不会出现。

这并不是说澳洲多乐士跟中国市场毫无关系。上世纪90年代,澳瑞凯在香港设立子公司,其后在2003年与香港的骆驼漆化工有限公司成立合资企业,以此为跳板进入中国内地市场。2010年7月,随着澳洲多乐士从澳瑞凯独立,“澳瑞凯”的名字也从其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子公司和合资公司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德家朗”的中文名称,并作为澳洲多乐士在中国市场的另一种译法而存在。

德家朗也曾经与立邦涂料产生关联——2008年,澳瑞凯与骆驼化工的合作公司全资收购了新欧宝化工有限公司,藉此将当时在中国装饰木器漆和建筑墙面漆领域的知名品牌Sopel收入囊中。但随后在2013年底到2014年初,德家朗又将欧龙漆品牌连同品牌涵盖范围的产品技术及渠道出售给立邦涂料有限公司。

但到了2018年初,澳洲多乐士将其大部分的中国业务,包括“Camel”、“Aquapro”及“Viva”等品牌,以及于香港、澳门及中国的装饰涂料、建筑涂料及工业涂料业务,以及相关技术、应收款项及存货等资产,卖给了叶氏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从而完成了从中国市场的“大撤退”。

而这一次,如果日涂控股的收购顺利完成,澳洲多乐士会借道立邦涂料的网络重返中国市场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