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会认为薛光林免任公司执行董事后,不熟悉华熙生物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4月17日,记者了解到,据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官网显示,香港高院裁定,民营石油公司光汇石油董事局主席薛光林破产。

4月12日,记者了解到,号称“中国IPO电商第一股”的御家汇(300740.SZ)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公告称,在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内,御家汇预计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70%-100%,盈利为0-880.13万元,去年同期为盈利2933.78万元。

4月10日,上交所官网显示,华熙生物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提交上市申请并获得受理,华熙生物计划登陆科创板,拟融资额为31.54亿元,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

事会主席兼公司执行董事薛光林于2019年4月11日离任,因彼于2019年4月11日就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Brightoil
Singapore Pte。
Ltd由于薛光林担保公司债务逾美金3000万被香港高等法院裁定为破产程序HCB6051/2018。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御家汇解释称主要是因为宏观经济下行,国产化妆品品牌受到双向挤压,销售渠道快速变化;公司为了适应各种变化,加大了渠道和市场投入的力度,并在新品牌的培育方面加大投入,销售费用比率有所上升。

曾红极一时的故宫口红,因“嫡庶之争”、“推迟发售”、“质量门”事件,让其背后的生产商华熙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走到台前。现如今,港股退市的华熙生物欲搭乘政策快车冲击科创板。目前华熙生物已经拿到“准考证”,不过作为技术密集型的企业,在近三年研发投入占比不达标的情况下,华熙生物能否叩开科创板的大门尚是未知数。

公司细则第89(4)条规定,其中包括,倘董事破产或获颁布接管令,则董事职务将须予离任。薛光林作为董事会主席兼公司执行董事的职位已相应撤销。薛光林亦已不再担任公司行政总裁、薪酬委员会、提名委员会及执行委员会成员及集团附属公司的董事职位。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御家汇近期业绩持续低迷。自该公司收购阿芙精油60%股权的重组以失败告终之后,御家汇近日再次陷入舆论漩涡。此前,御家汇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从财务数据上来看,公司上市后的首份年报不尽如人意,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

华熙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月3日,法定代表人为公司董事长赵燕,注册资本4.3亿元,控股股东为华熙昕宇投资有限公司。

此外,董事会获悉,薛光林打算采取一切必要行动,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对破产令提出上诉,并寻求重新委任为公司董事。董事会认为薛光林免任公司执行董事后,公司正在进行的债务重组工作将会继续进行。

增收不增利,御家汇遭遇市值、利润双缩水

赵燕直接和间接持有华熙昕宇100%股权,通过华熙昕宇持有华熙生物发行前股本总额的65.86%,本次发行完成后,赵燕仍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香港高院认为,在目前状况下,无论是光汇石油全资子公司Brightoil
Petroleum(S’Pore)Pte.Ltd.,还是薛光林本人,都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偿还逾期债务。

据该公司官网显示,御家汇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A股首家IPO电商上市公司,旗下拥有御泥坊、小迷糊、薇风、花瑶花等多个自主护肤品牌,于2018年2月8日成功登陆A股,成为“中国IPO电商第一股”。

不熟悉华熙生物?它的主打产品你一定在不少化妆品广告里见到过:透明质酸,又名玻尿酸。

此前,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曾向越南汽油总公司新加坡分公司,购买了3025.36万美元的油品货物,约定在2018年4月23日支付,但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并未按期支付,此后又多次逾期。

2019年2月,御家汇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数据显示,2018年御家汇的营业收入22.45亿,同比上涨36.42%;净利润为1.3亿,同比下滑17.51%。

玻尿酸广泛运用于各类化妆品、护肤品中,可以为皮肤补水保湿,也被运用于美容、整容手术中,明星和网红最爱的“填充”术,就有不少是以玻尿酸作为原料。

薛光林是光汇石油的实际控制人,他当时以个人名义为光汇石油作出担保,但债务逾期后,薛光林并没有提出延迟法定追债要求的申请。

对于利润下滑,御家汇称营业总收入增长36.4%是公司加大市场投入发展自有品牌,同时代理业务增长较快所致。利润总额、净利下降原因主要是公司加大了市场投入和渠道建设力度,影响短期盈利能力,同时2018年获得影响损益的政府补贴同比大幅下降所致。

近年来,华熙生物不仅仅局限于做玻尿酸原料生产商,也在试图推出自有的护肤品牌,其功能性护肤品的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在近三年增速明显。

香港高院的判决书显示,由于上述逾期债务,越南汽油新加坡申请对薛光林的财产实行破产清算。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御家汇的业绩在上市前后反差较大。2015年-2017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69亿元、11.71亿元和16.46亿元,同比增长77.89%、52.32%和40.6%;净利润分别为5299.96万元、7259.48万元和1.58亿元,同比增长45.36%、38.3%和114.85%。

2018年末,故宫博物院旗下故宫文创馆推出口红、面膜产品,华熙生物正是其合作方。

薛光林是光汇石油的创始人,现年52岁,生于安徽。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开始,他曾担任十、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上市之后,公司的净利润呈现下滑趋势。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报到年报期间,御家汇的净利润分别为2934万元、6503万元、1.1亿元和1.3亿元,同比增长19.81%、19.05%、12.21%和下滑17.51%。

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华熙生物营业收入分别为7.3亿元、8.1亿元和12.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69亿元、2.22亿元和4.24亿元。

201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单中,薛光林以88.8亿元的财富排名第59位。2014年和2015年,他再次进入该榜单前百名,分别以140.8亿元、190.5亿元的财富,位列第57位和第51位。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三季报中,御家汇负债合计达7.03亿元,较年初3.17亿元增长了2.2倍。负债中,流动负债总额6.59亿元,占负债额比例高达93.7%。其中,短期借款2751.68万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5.32亿元,其他应付款4.25亿元。

故宫口红合作方华熙生物:2018年生产180吨玻尿酸

在光汇石油官网的主席致辞中,薛光林表示,“20多年前,我有一个梦想,建立一个中国民营的全球性能源公司。”

此外,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报到三季报期间,公司的应收账款分别为0.5亿元、0.85亿元和1.41亿元。

招股书申报稿介绍,华熙生物所处行业属于生物医药制造领域,其主营业务是研发、生产和销售透明质酸等生物活性物质原料产品及生物医用材料终端产品。

作为国内最大的民营油企之一,光汇石油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主要从事上游油气田开发和生产、远洋油轮运输、石油仓储与码头以及石油国际贸易与海上供油等业务。

御家汇于2018年2月8日登陆创业板,股价曾于当年6月4日触碰上市以来的最高点37.87元/股,随后股价呈下跌走势,截至今年4月10日11时,御家汇下跌6.86%,报17.78元/股,总市值48.36亿元,较最高点缩水53%。

透明质酸是存在于人体和动物组织中的一种天然直链多糖,人体内主要分布在眼玻璃体、关节、脐带、皮肤等部位,发挥重要生理功能。透明质酸具有良好的保水性、润滑性、黏弹性、生物降解性及生物相容性等理化性能和生物活性,在医药(骨科、眼科、普外科、泌尿外科、胃肠科、耳鼻喉科、口腔科、整形外科、皮肤科等)、化妆品及功能性食品中应用十分广泛。

光汇石油的财务问题暴露已久。去年下半年起,光汇石油接连遭到债权人追讨。据路透社报道,2018年11月,因未偿债务到期,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加油船船队被扣押。

多事之秋,寻求并购阿芙精油受挫

华熙生物称,华熙生物的透明质酸产业化规模位居国际前列,其微生物发酵生产透明质酸技术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公司利用微生物发酵技术平台生产出的透明质酸等多种生物活性物质产品规格200余种,被广泛应用于医药、医疗器械、化妆品、食品等多个领域。2018年透明质酸原料产品产量近180吨,并销往美国、欧盟、韩国、日本、俄罗斯、中东等40余个国家和地区。

同在2018年11月,因涉及与平安银行间的借款纠纷,光汇石油持有的深圳前海微众银行部分股权被强制拍卖,但随后该拍卖活动由于未知原因取消。

此前,御家汇希望联手阿芙精油进一步抢占市场。去年9月,据御家汇披露重大资产购买的草案显示,御家汇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阿芙精油母公司北京茂思60%的股权,交易金额为10.2亿元。

华熙生物旗下“润百颜”注射用修饰透明质酸钠凝胶2012年获得CFDA批准上市,是国内首家获得批准文号的国产交联透明质酸软组织填充剂,打破了国外品牌对国内市场的垄断局面。

目前,尚无法从公告中得知光汇石油具体的经营及财务情况。由于延迟刊发2017年业绩报告,光汇石油在港交所的股票买卖于2017年10月3日起被暂停至今。

此后,深交所连发两次问询函,外界也对收购的高溢价提出普遍质疑,公司选择主动终止收购。

具体到产品上,华熙生物公司主要有透明质酸原料及其他生物活性物质、医疗终端产品和功能性护肤品三大主营业务,覆盖透明质酸原料及相关终端产品。

光汇石油在2017年3月最后一次对外发布的中期财报称,截至2016年12月底,公司总负债218.75亿港元,其中银行债务129.55亿港元。

重组失败后,御家汇还遭到股东减持。2019年2月16日,御家汇发布公告称,合计持股7.09%的两大股东——持股5%以上的“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创投”)及一致行动人“深圳市红土生物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红土”)将在6个月内以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不超过6%的股份。

原料产品方面,华熙生物的透明质酸产品包括医药级、外用级和食品级三大品类、近200个规格,广泛应用于药品、医疗器械、化妆品及功能性食品领域。

困境之中的光汇石油,曾得到壳牌和中海油的帮助。

2013年4月28日,深创投和红土创投斥资1200万元投资御家汇10%股权。根据公司公告,深创投持股占比5.32%;深红土持股占比1.77%,两股东合计股占比7.09%。

医疗终端产品方面,华熙生物自主研发生产透明质酸生物医用材料领域的医疗终端产品,主要包括软组织填充剂、眼科黏弹剂、医用润滑剂等医疗器械产品,以及骨关节腔注射针剂等药品。

2018年7月,光汇石油发布公告称,为了优化集团的股权及资产结构,拟出售舟山码头及15艘大型油轮。但四个月后,光汇石油与壳牌签订了租船协议,终止了这14艘油轮的出售。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御家汇称,国产化妆品品牌受到双向挤压,销售渠道快速变化;公司为了适应各种变化,加大了渠道和市场投入的力度,并在新品牌的培育方面加大投入,销售费用比率有所上升。

有意思的是,华熙生物生产的医疗终端产品包括“软组织填充剂”,该产品适用于面部真皮组织中层至深层注射以纠正中重度鼻唇部皱纹,明星医美除皱,靠的就是玻尿酸的力量。

2018年底,中海油曾高调驰援债务重组中的光汇石油。光汇石油公告显示,中海油通过旗下两家公司,为前者的曹妃甸油田项目提供总额达7亿美元的融资与垫资计划。

据了解,御家汇是一家以自主品牌为核心的“互联网+美妆”企业,旗下拥有御泥坊、小迷糊、薇风、花瑶花等多个自主护肤品牌。2018年2月8日,御家汇成功登陆A股,成为“中国IPO电商第一股”。2019年2月,御家汇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数据显示,2018年御家汇的营业收入22.45亿,同比上涨36.42%;净利润为1.3亿,同比下滑17.51%。

医疗终端产品包括软组织填充剂

据《中国经营报》1月报道,此前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发展较快和国内外多地布局,光汇石油资金链吃紧,中海油的7亿美元在一定程度上舒缓了其资金紧张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三季报中,御家汇负债合计达7.03亿元,较年初3.17亿元增长了2.2倍。其中,流动负债总额6.59亿元,占负债额比例高达93.7%。

功能性护肤品方面,公司旗下拥有“润百颜(BIOHYALUX)”、“BIO-MESO”、“丝丽(CYTOCARE)”、“米蓓尔(MEDREPAIR)”、“润月雅(PLUMOON)”、“夸迪(QUADHA)”、“德玛润”等多个品牌系列,产品种类包括次抛原液、各类膏霜水乳、面膜、手膜、喷雾等。

但光汇石油公共关系主管冯莹当时对《中国经营报》表示,公司经营正常,并不存在资金链紧张情况。

此前,御家汇希望联手阿芙精油进一步抢占市场。2018年9月,御家汇披露重大资产购买的草案显示,御家汇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阿芙精油母公司北京茂思60%的股权,交易金额为10.2亿元。此后,深交所连发两次问询函,外界也对收购的高溢价提出普遍质疑,公司选择主动终止收购。

上述三大类型产品中,原料产品占华熙生物营收五成以上为公司的核心业务。功能性护肤品在近三年增速明显,占总营收的比重从2016年度的8.79%增长至2018年的23.04%。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底,光汇石油在深圳、舟山、大连分别投资建设了三个大型石油储运基地,总库容达1200万立方米;拥有一支总运力达300万载重吨的远洋油轮船队;在新疆拥有两个年产天然气2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田,在渤海湾曹妃甸拥有两个储量超过1.3亿桶、年产原油600万桶的海上油田区权益。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御家汇的销售渠道,主要是线上的电子商务。最近几年里,广告植入,新媒体营销等这些成本都在不断地上升,在线下,御家汇的御泥坊直营店经过多年经营,却没有发展起来,同时,御家汇还面临产品升级换代的研发投入方面的难题。”

华熙生物的主营业务构成

关于光汇石油:

关于御家汇:

虽然自主品牌的知名度还不算高,但依靠与“网红”故宫合作,华熙生物已经有了爆款的口红和面膜产品。

光汇石油是经国家商务部批准经营成品油,专业从事石油化工产品销售、仓储及码头装卸、海上供油、海陆运输、油品保税仓储、油气勘探开发及加油站业务的民营石油企业。

御家汇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依托互联网创立,并逐步发展起来,以自主品牌为核心的“互联网+美妆”企业。2013年由国家商务部认定为“全国百强电商示范企业”。2012年获国内综合排名第一的人民币基金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与国家发改委下属基金的共同投资;2014年雷军旗下基金投资御家汇,并且亲自出任御家汇董事。

2018年12月9日,故宫文创馆宣布推出6款口红产品以及2款面膜,口红定价199元/支,口红的色号有:郎窑红、豆沙红、玫紫色、枫叶红、碧玺色、变色人鱼姬,故宫美人面膜共有两款,为复活草植萃亮肤面膜和玻尿酸精致水润保湿面膜。

2014年2月18日,光汇石油宣布以10.75亿美元(约合83.46亿港元)的基本购买价收购美国Anadarko石油公司在中国渤海拥有的所有油田资产。

2018年2月8日成功登陆A股,成为“中国IPO电商第一股”,股票代码300740。2018年9月18日,御泥坊母公司御家汇发布《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阿芙精油母公司北京茂思商贸有限公司60%的股权,交易金额为10.2亿元。

故宫博物院介绍,上述产品由故宫博物院文化创意馆和北京华熙海御科技有限公司负责设计研发及发售,双方的合作期限为3年。

光汇石油在中国深圳大鹏湾毗邻盐田港的葵涌拥有一、二期共40万立方米库容的成品油油库(三期60万立方米库容扩建完成后,总库容将达到100万立方米以上)和配套的8万吨级石油码头(扩建完成后将提高到10万吨级),同时拥有华南地区最大的20万立方米成品油公共保税库并配套经营海上供油业务。

工商信息显示,北京华熙海御科技有限公司系华熙生物全资子公司。

光汇油库已经成为广东及华南地区库容规模大、吞吐能力强、设施先进、配套完善的石油化工储运基地。

值得一提的是,在“发行人所处行业内的主要企业”一节,被华熙生物列在第一的,为日本知名化妆品公司资生堂。资料称,资生堂是成立于1927年的日本上市公司,是最早开展发酵法生产透明质酸研究的公司之一,目前仍保持有一定产能的透明质酸原料生产业务,同时,资生堂也是全球知名的高端化妆品企业。

公司总资产近100亿元人民币,年销售收入超过200亿元,拥有员工1000多人;是本地区同行业中最具规模的民营石油企业,连续被评为”深圳市守法纳税大户”,为地方经济发展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华熙生物称,公司的“原料+终端”全产业链多元化布局的发展策略,通过丰富产品线和收入来源,有效增强了抗风险能力和盈利水平,产业链的延伸也拓宽了公司盈利路径,从而使得公司具备明显的产业链优势。

在未来发展潜力上,据华熙生物官网消息,华熙生物董事长赵燕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说:“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医美市场,并且每年以40%的速度在增长,未来玻尿酸产业有极大的市场前景,亟待规范和挖掘。”

除了医美,赵燕称,玻尿酸可运用于眼科领域、骨科功能性改善以及计生领域。

对于华熙生物的发展规划,赵燕说:“做原料市场‘专业’是第一步,第二步是我们现在做的日化产品ToC端的‘专业’,接下来要做好‘玻尿酸+’,目的是在生命健康领域做到领先。玻尿酸不仅仅用于医美方面,在眼科、骨科、口腔、食品等领域都有很大应用价值和市场,所以我们的终端产品今后也会针对生命健康领域拓展。”

老板赵燕来头不小:为第一创业大股东、旗下公司运营着北京五棵松体育馆

招股书显示,华熙生物实际控制人、董事长赵燕出生于1966年7月,中国国籍,拥有香港永久居留权,生物专业本科毕业,拥有美国福坦莫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从2000年至2002年,任华熙昕宇投资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自2003年至2019年3月任华熙福瑞达董事,现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赵燕实际控制的华熙系产业布局广泛,其控股的华熙国际投资集团还涉足文化体育、重资产运营和股权投资等领域,拥有五棵松体育馆、五棵松篮球公园、北京时代美术馆、华熙LIVE·成都528艺术村项目、华熙国际中心、华熙国际酒店等资产。

除了掘金“美”的生意,赵燕的华熙昕宇投资有限公司还是第一创业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5.41%。

第一创业官网介绍,第一创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是1993年4月成立的佛山证券公司,经过20多年的发展,公司已经从一家业务单一的小型证券公司,发展成为“业务特色鲜明、收入结构均衡、布局全国”的综合性证券公司。

2018年3月发布的《2018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显示,赵燕以145亿的财富排在第35位。

华熙生物的股东中,还盘踞着不少大型机构。

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旗下国寿成达健康产业股权投资中心持有华熙生物7.9996%的股权,为第二大股东。赢瑞物源持有华熙生物7.6874%的股权,为第三大股东,其执行事务合伙人为物源(宁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由物源暖光投资有限公司全资持。

民生信托持股1.34%,位列第八大股东。

华熙生物前十大股东

曾于港股上市,1个月火速完成上市辅导后冲刺科创板

华熙生物早已与资本市场亲密接触,曾于2008年登陆港股。不过,在2017年6月,华熙生物宣布从港股退市。2017年11月1日,华熙退市完成,撤销其于香港联交所的上市地位。

在当时的公告中,华熙生物直言,自2008年上市以来,公司的股价表现一直不令人满意,作为全球最大的透明质酸原料生产商之一,公司十分重视其声誉,要约人认为股价低迷对公司的客户口碑造成不利影响,继而对其业务以及员工士气造成不利影响。长期以来,股份流通量一直处于低水平,可能导致股东难以在不对股价造成不利影响的情况下进行大量场内出售。

私有化后的华熙生物,等来了科创板推出的好机会。

2019年3月6日,山东证监局披露,华熙生物与华泰联合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进入上市辅导期。在20多天,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华熙生物的上市辅导就“火速”完成,拟在科创板上市。

4月10月,华熙生物上市申请获得上交所受理。

华熙生物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受理

华熙生物选择适用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一条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招股书显示,综合华熙生物报告期内外部股权融资估值以及采用资产基础法得到的评估结果,华熙生物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

招股书还披露,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华熙生物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为3.27%、3.14%和4.19%,研发人员数量分别为126人、149人和185人

华熙生物的拟融资金额高达31.54亿元。如若上市成功,募集资金到位后,华熙生物称,将按照轻重缓急情况投入以下项目建设:华熙生物研发中心提升改造项目、华熙天津透明质酸钠及相关项目以及华熙生物生命健康产业园项目。

经营业绩不错,主打产品报告期内保持逐年增长,给了华熙生物冲击科创板的底气。然而,生物医药行业属于技术密集型行业,对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能力要求较高,产品研发周期相对较长,持续研发投入是生物医药企业保持市场竞争力的重要手段。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华熙生物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396.3万元、2571.85万元以及5286.59万元,分别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7%、3.14%和4.19%,这一指标明显低于15%的“红线”。

招股书显示,华熙生物此次拟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不超过4956.26万股,募投项目投资总额约31.54亿元,用于华熙生物研发中心提升改造项目、华熙天津透明质酸钠及相关项目以及华熙生物生命健康产业园项目。
华熙生物称,此次研发中心提升改造项目的实施,有助于公司加快产品专业化、精细化研究,稳固公司在透明质酸行业的领军地位。华熙生物提示风险称,在新产品研发的过程中,可能存在因研发技术路线出现偏差、研发投入成本过高、研发进程缓慢而导致研发失败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华熙生物曾在港股上市,于2017年选择退市。对于退市的原因,华熙生物表示,自上市以来公司的股价表现一直不令人满意,股价低迷对公司的客户口碑造成不利影响,继而对旗下业务以及员工士气造成不利影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