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园和鹰原董事长尹智勇召开新闻发布会做出回应,宝洁再度开始品牌收购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砍掉旗下近80%品牌的宝洁,在持续业绩压力下,再度开启收购模式。宝洁近日发布公告称,将健康和美容公司Walker&Company收入麾下。宝洁相关负责人称,收购完成后,Walker&Company将拓展宝洁的多元化业务范围。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宝洁曾大幅度缩减旗下品牌数量,由300余个锐减至65个,以期提振自身业绩,但效果并不明显。事实上,这家拥有180年历史的日化品牌一直试图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但收效甚微。如今,宝洁再度开始品牌收购,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或许是宝洁重拾“多品牌”战略的开始。

山东省明星企业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近日透露了其最新经营情况。据《滨州日报》报道,2018年,魏桥创业集团实现销售收入2835亿元、利润87亿元;完成自营进出口额35.02亿美元,同比增长21.21%;上缴各级税金首次破百亿,达到109.23亿元,同比增长13.3%。

针对长园集团方面自曝长园和鹰原管理层涉嫌业绩造假一事,12月28日下午,长园和鹰原董事长尹智勇召开新闻发布会做出回应:“我既不知情,更没有参与公告中所说的业绩造假,公司是否存在业绩造假以及谁的责任和问题,非常支持也会积极配合监管机构查明客观事实和真相。如果核查有我的管理责任问题,我也会勇于承担。希望各方无论如何不要毁了智能工厂。”

再出手扩品牌

上述数字由山东魏桥董事长张波在发表题为《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推动高质量发展,努力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的讲话时提到。山东魏桥官网显示,2018年12月29日,山东魏桥召开2018年工作总结表彰大会,集团公司创始人张士平董事长出席大会,张波作重要讲话。

这场新闻发布会的召开,也将长园集团与子公司原董事长尹智勇的矛盾推到台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出席发布会的除了原董事长尹智勇及代理律师梁秋娜外,还有原长园和鹰智能工厂的相关负责人以及多名员工代表。律师梁秋娜当场宣读员工请愿书,痛陈长园集团管理混乱,希望对长园和鹰的销售业绩下滑、公司搬迁、岗位调整等问题进行调查处理。

宝洁发布公告表示,一家名为Walker&Company的黑人健康美容公司将加入宝洁。此次收购完成后,Walker&Company将作为宝洁独立全资子公司运营,并继续由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Tristan
Walker领导。

张士平表示,山东魏桥“创造了纺织、铝业两个行业的世界第一,特别是铝电的铝电网材一体化,拉动了滨州的经济发展。魏桥创业集团在北海新区建设的铝业产业园,是滨州经济发展史上和企业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12月28日晚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联系长园集团董秘高飞,但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记者随后联系长园集团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称董秘不在并表示会传达记者的采访诉求,但截至发稿,长园集团方面并未给予回应。

据悉,Walker&Company成立于2013年,五年来一直致力于为黑人消费者开发产品和服务,旗下拥有Bevel和Form
Beauty等品牌。其中,Bevel为满足粗发或卷发男士特殊需求的全面美容品牌;Form
Beauty则是为满足独特需求而开发的护发系列产品。

2019年,山东魏桥提出以下工作重点。一是在强基固本、防范风险上实现更大突破。二是在降本增效、全面领先上实现更大突破。三是在结构调整、创新驱动上实现更大突破。四是在强化管理、夯实基础上实现更大突破。五是在资本运营、优化债务上实现更大突破。六是在团队建设、提升素质上实现更大突破。七是在以人为本、创建和谐上实现更大突破。八是在加强党建、提升质量上实现更大突破。

谁在造假?

在宝洁美容公司首席执行官Alex
Keith看来,本次收购将增加宝洁的多元文化业务,并加速Walker&Company现有品牌业绩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上缴各级税金首次破百亿,但山东魏桥在2018年的销售收入、利润较前一年均有下降。2017年,山东魏桥实现销售收入3590亿元、利润131.5亿元,上缴各级税金96.31亿元。

“三大智能工厂现在本应当正常运营的,因为很多人曾在2017年见证过智能工厂的施工、安装、调试和试运营,所以根本不存在我造假的问题。”尹智勇表示。他还提道,2017年9月,中国服装协会、中国服装智能制造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等相关人士均见证了智能工厂试运营。

资深营销人、智云图品牌咨询公司创始人姜晓峰表示,互联网电商和风险投资在中国催生出很多新玩家,在美国也是。Walker&Company利用互联网广告、明星CEO、非洲裔KOL、风险投资等,打破日化用品层层分销重视渠道和卖场模式,向特定消费人群直接出售产品。

张波在提及2018年时提到,“日益激烈的市场形势和严峻复杂的宏观环境”。

尹智勇称,2018年3月其发生事故后紧急入院抢救治疗,但在医院昏迷期间,由长园集团委托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就已做出对长园和鹰2017年业绩等方面的第三方审计报告。

除收购Walker&Company,2017年底和2018年宝洁还多次出手,收购细分市场及新行业品牌。2017年11月,宝洁收购旧金山香体露品牌Native
Deodorant;2018年,宝洁相继收购敏感肌护肤品牌First Aid
Beauty、新西兰天然皮肤护理品牌Snowberry。此外,宝洁还收购了德国默克集团旗下消费者保健业务。宝洁在公告中称,宝洁将进军从未涉足过的治疗领域。

山东魏桥位于鲁北平原南端,紧靠济南空港、青岛海港和胶济铁路、济青高速公路,濒临黄河,是一家拥有11个生产基地,集纺织、染整、服装、家纺、热电等产业于一体的特大型企业。旗下拥有中国宏桥、魏桥纺织两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

“我从3月24日突发事故后,就不再参与公司经营,没有决策权了,在我6月9日出院之前,我又早已被免去总经理职务。”尹智勇表示。此外,尹智勇还指出,他并没有主持长园和鹰在2018年5月20日召开的罢免其总经理职务的董事会,“当时我还在医院抢救之中,董事会决议中的签字也是事后补签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宝洁收购的品牌更多地是关注细分的市场领域,这与宝洁长期增长乏力的业绩有密切关系。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宝洁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予以回复。

据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山东魏桥排名185位,较上年下滑26位,2017年全年营业收入532.03亿美元,利润12.70亿美元。截至2018年,山东魏桥已连续8年入选世界500强企业名单。山东魏桥在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排名第5位,连续五年位列山东企业100强第1位。

长园集团公告显示,2018年3月24日,原长园和鹰总经理尹智勇因意外受伤入院后手术治疗,公司根据长园和鹰5月20日董事会决议,于2018年6月13日发文,聘任原长园和鹰财务总监史忻担任长园和鹰总经理职务,另聘任陈柳卿担任长园和鹰财务总监职务,聘任纪丹担任长园和鹰供应链副总职务,并于2018年7月25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业绩持续承压

过去的2018年,72岁的张士平从他一手打造的山东魏桥董事长位置上卸任,交接棒传到48岁儿子张波手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尹智勇方面还播放了多段智能工厂现场调试、试运营等视频,以此证明三个智能工厂项目并没有造假。

资料显示,宝洁成立于1837年,是全球最大日用消费品公司之一。目前,宝洁全球经营的65个品牌遍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宝洁产品涵盖美容美发、居家护理、家庭健康用品、健康护理、食品及饮料等十大品类。据宝洁中国官网显示,宝洁旗下10亿美元品牌数目前高达25个,约占总品牌数的38.5%。

关于山东魏桥:

值得一提的是,长园集团此前在公告中称,尹智勇要求客户山东昊宝签署了《验收确认书》同时又向其出具无需承担责任内容的《承诺函》;尹智勇要求客户安徽红爱签署《验收确认书》,之后又与其签署推翻《验收确认书》效力的《补充协议》;客户上海峰龙明显不具备履约能力,存在诸多疑点,上述行为可能涉嫌业绩造假,尚需进一步核实。

然而,长期多品牌战略也使得宝洁的业绩已触碰到增长天花板。数据显示,宝洁在2008财年、2011财年和2012财年营收均突破800亿美元,分别实现817.48亿美元、811.04亿美元和820.06亿美元。其中,2012财年比2011财年营收上涨1.11%,但归母净利润却下滑8.82%。虽然宝洁在上述三年达到营收巅峰,但主要贡献者为收购品牌数量的增加,宝洁曾一度拥有超过300个子品牌。

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位于中国山东省邹平县,地处鲁中泰沂山区与鲁北黄泛平原的叠交地带,东接工业重地淄博,西邻山东省会济南,南依胶济铁路,北靠黄河,济青高速公路横穿全境26公里,距济南国际机场62公里,地理位置便利、优越。魏桥集团是以纺织为主,多业发展的特大型综合企业集团,目前拥有11个子公司、1个参股公司,主营业务为纺纱织布、印染、服装生产批发零售、进出口业务等,
非纺织业务涉及热电、铝业等,现在册职工15万人。《财富》世界500强2013年排名第388位,2014年排名第279位,2017年排名第159位,2018年排名第185位,营收53,203

对此,尹智勇解释称,《验收确认书》是当时长园和鹰公司智能工厂项目部门与客户正常的工作流程,与业绩确认毫不相干。而《补充协议》,也是公司针对工信部的扶持项目,对安徽红爱采取既定融资租赁加技术、资金支持的商业模式。“这一点在长园和鹰官网早有公开宣传刊登,现场可以看到是我当时作为董事长兼总经理正常的职务行为。”尹智勇强调。

伴随营收达到顶峰,归母净利润却未能有效提振,于是宝洁曾开启一项100亿美元规模的重组计划。与此同时,有关于宝洁缺少重磅新产品、削减开支的行动缓慢的指责出现,彼时担任宝洁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鲍勃·麦克唐纳称,宝洁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扭转现在的局面,并预计在2013财年公司状况将会有所起色。

2014年10月26日,中国民营500强发布,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以2413.87亿元的营业收入和综合实力名列第三。
2016年7月20日,2016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发布,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以530.261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和11.209亿美元的利润,位列163位。
2016年
8月,全国工商联发布”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山东魏桥以3332.38亿元的年营业收入名列第三;
同月,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在”2016中国企业500强”中排名第37位。
2017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三名。 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第185名。
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第五。

“在控制长园和鹰长达两年半的时间里,集团内部审计没有派人走访过三个智能工厂吗?8月份之前,三个智能工厂是什么样子,和现在的状态是一样的吗?是否是现在的全部停滞的状态?新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上任至今,难道就没有走访过三个智能工厂?长园和鹰的财务管理系统和长园集团的财务系统是否连接?集团是否真的了解和鹰公司财务状况?”对此,尹智勇代理律师梁秋娜向长园集团发出了一连串质问。

然而,数据显示,2013财年,宝洁营收同比下滑9.87%至739.1亿美元;毛利下滑11.67%至358.58亿美元;归母净利润则上涨5.17%至113.12亿美元。2014财年,宝洁营收微涨0.66%至
744.01亿美元。在此后的三年,宝洁营收均呈现下滑状态。2016财年,宝洁营收再度跌至600余亿美元。2018财年,宝洁营收为668.32亿美元,同比仅增长2.73%;归母净利润则下滑36.38%至97.5亿美元。这与宝洁在2006财年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基本持平。

“我的财产早就被长园集团控制住,所以2017年业绩该多少就多少,但作为上市公司,应当本着对中小股东、对监管机构、对社会负责的态度,及时披露事实真相,而不是妄下结论。”对于造假一说,尹智勇再三强调自己不知情,也没有参与,并表示不排除怀疑这是长园集团的“栽赃”行为。

同时,在2018年公布的全球500强企业榜单中,宝洁排名第十八位,虽然位居世界日化行业企业首位,但整体排名却下滑一位。

“祸起”一份应收账款兜底承诺函

多品牌遇尴尬

从现有的公开信息来看,双方矛盾已公开化,长园集团方面与尹智勇方面目前各执一词。

受困于业绩的持续低迷,宝洁曾开启一系列重组和改革。2014年,宝洁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开启品牌“瘦身”战略,并计划在几年内逐渐剥离旗下年销售额不到1亿美元的品牌。此后,宝洁不仅将金霸王电池出售给巴菲特,还将旗下43个美容品牌打包卖给科蒂集团。2017年,宝洁再次出售旗下多个洗发护发品牌给施华蔻母公司——德国日化巨头汉高集团。

据尹智勇所说,其在12月22日到上交所向相关负责人披露了自己了解的2018年长园和鹰实际经营状况,表示在这样管理混乱的情况下若还要履行自己签署的应收账款兜底承诺函有失公平,此后才发生了12月25日长园集团公告所说“涉嫌造假”一事。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宝洁曾依靠多品牌战略成为全球日化行业龙头,特别是在中国市场,2009年,宝洁进入鼎盛时期。数据显示,宝洁在中国总体市场占有率曾一度达到47%;在洗护产品市场的占有率也曾高达50.5%。但宝洁在中国市场也并非一帆风顺。宝洁曾在四年内更换了四位大中华区负责人,其中不乏传言因“业绩压力大而离职”的中国区副总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7年12月26日,长园集团方面发布关于收到子公司长园和鹰股东承诺函的公告,和鹰实业、王信投资、尹智勇、孙兰华共同承诺,将积极督促长园和鹰客户按照合同约定进行付款,并承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长园和鹰经审计的2017年应收账款账面净值的回款比例达到90%以上。

事实上,伴随日化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及自身业绩面临的诸多挑战,宝洁开始从内进行战略调整来适应市场的变化。2018年,宝洁开始试图对集团内部进行“瘦身”。宝洁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2019年7月1日开始,宝洁将运营6个以行业为基础的行业单位,每个部门将拥有独立CEO,负责直接销售、利润、现金和价值创造等。宝洁全球CEO戴怀德表示:“简化管理结构将进一步提高宝洁的敏捷性和问责制等。”

根据承诺函,截至2019年12月31日,若长园和鹰2017年应收账款净值的回款比例未达到90%,承诺主体承诺就2017年应收账款净值未收回部分予以补足。在2017年应收账款净值未收回承诺比例之前或承诺主体未以自有资金进行补足承诺比例之前,除非长园集团事先书面同意,承诺主体不会对其拥有的任何财产进行转让或处置,也不会以前述财产或收益向第三方设置或允许设置任何担保,也不会要求长园集团向其支付收购长园和鹰股权的股权转让款项。

然而,曾经扩充品牌阵营现又“瘦身”的宝洁,如今在砍掉众多子品牌后再度开始“买买买”。对此,姜晓峰表示:“无论是全球还是中国,个人护理市场均已进入成熟阶段。在该阶段,产品和受众的细分化、差异化显得很重要。因此,未来宝洁面临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如何面对业界外新玩家凭借‘互联网+风险资本’加入竞争,用轻资产、敏捷化的方式来挑战传统日化巨头。宝洁需要进一步塑造自身品牌的活力,提升产品的差异化,更好地提供多元化服务。”

同时承诺函指出,承诺主体作出的承诺不因组织结构的改变或自然人工作职务、婚姻关系等个人情况的变化而受到任何影响。

资深品牌营销专家张兵武认为,宝洁以日化产品为主,利润空间较低,收购一些细分领域市场的品牌,理论上可以帮助宝洁提振业绩,但是至于效果如何,还有待时间检验。

此外,在新闻发布会现场,代理律师梁秋娜还宣读了一份员工请愿书,里面涉及到四十多位长园和鹰原老员工的签名签字,希望对长园和鹰的销售业绩下滑、公司搬迁、岗位调整等问题进行调查处理。

针对此次新闻发布会,梁秋娜还表示将根据后续进展再向媒体披露更多资料和证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