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塔石油化学工业宁夏区常务副老板梁立曾经在二月二十二日向那个债权人承诺,宝塔石化董事局厅长卢星亮向新闻报道工作者表示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从身价达60亿元的宁夏首富,到涉嫌刑事犯罪,宝塔石化掌舵者孙珩超涉嫌刑事犯罪风波持续扩大。11月19日,宝塔石化集团消息,宝塔石化集团董事局主席孙珩超、宝塔石化集团财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培华等人因涉嫌刑事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孙培华是孙珩超之子。2018年11月16日晚,宝塔石化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宝塔实业公告称,11月16日下午15:00,在宁夏宝塔石化大厦4楼多功能厅召开的集团高级别领导会议上,公安机关通报公司实际控制人孙珩超涉嫌刑事犯罪。

近日,宝塔石化因票据兑付逾期引发的债务危机愈演愈烈,这家宁夏最大民营能源企业的债务黑洞面临全面爆发,一大批焦急等待票据承兑解付的债权人赶往宝塔银川总部,现场讨债。据悉,截至11月21日,已有近300位宝塔票据债权人从全国各地蜂拥至宝塔石化总部,其中部分债权人已在当地呆了一月有余。孙珩超父子案件还未平息,宝塔石化便迎来又一巨大危机。

据新华社11月12日消息,记者12日从山东省平阴县政府获悉,11月12日上午10时左右,平阴县孔村镇汇丰炭素厂一仓库发生爆炸,造成6人死亡、5人受伤。

记者从多个消息源处获悉,作为西北最大的民营炼化企业,宝塔石化如今正深陷债务危机。由于该公司旗下的宝塔石化财务公司发生多起承兑汇票逾期,不能结算引发诉讼纠纷,这是孙珩超涉嫌犯罪的导火索。

两天前,宝塔石化集团执行总裁、宁夏区总裁王静波出现在现场受害人面前,承诺一定在本周内启动兑付。但他的话并没有打消债权人的疑虑,现场质疑声四起。

目前,事故具体原因正在调查当中。

对此,宝塔石化董事局秘书长卢星亮向记者表示,“关于承兑汇票逾期的事情,目前没有新的进展,不方便对外透露。”至于涉及资金总额,卢星亮表示,并不清楚。

一位现场债权人称,在过去一个月中,宝塔石化屡次做出类似承诺,均没有兑现。

根据其官网消息,济南汇丰炭素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金6000万元,主要从事炭素制品的生产、研发与经营,并取得产品进出口相关资质,主导产品为铝电解用预焙阳极。公司于2015年7月份实施总投资为42525万元异地技改项目,
占地200000平方米,现有固定资产5亿元,职工 320人,其中专业技术人员 150
人,年产量可达15万吨,实现年销售收入7.2亿元。2018年,公司投资6870万元建设占地18168平方米的现代化物流公司,适应经济发展需要的同时,最大化缓解和疏通交通运输的压力。

记者了解,宝塔集团和宝塔财务公司董事会和经营管理层将依法履行职责,目前企业生产经营如常。此外,宝塔集团、宝塔财务公司将积极筹集兑付资金,制定对付原则和可行的兑付方案。不过,就在几天前,宝塔石化所持有的全部宝塔实业股份被冻结。宝塔集团旗下多家子公司,均因未能履行欠款义务,被多地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在王静波之前,宝塔石化宁夏区常务副总裁梁立曾在11月12日向这些债权人承诺,下周一开始启动兑付。但债权人等来的是另一位公司高管的又一个承诺。

笔者也关注到,该企业还曾因环保问题而上“黑榜”。2017年3月,济南市环保局公布2017年1月到3月,济南市环保、国土资源部门共处罚大气污染违法案件36件,罚款金额1077.906万元。其中,济南汇丰炭素有限公司“榜上有名”,被罚款共计200万元。

11月2日,最后一次公开露面的孙珩超。图片/宝塔石化集团官网

11月21日下午,「角马能源」致电宝塔石化集团财务公司总经理王雪梅,其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该公司下属某部门负责人刘琳称:“我属于执行部门,对情况并不了解。”

记者了解到,济南汇丰炭素有限公司位于平阴县孔村镇,其主要经营项目为炭素制品,煅烧炉排放物含有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以及烟尘等,如若排放不达标,易造成大气污染。早在2017年1月,济南市环保局网站挂出“济南市重污染天气应急减排企业名单”,济南汇丰炭素有限公司就名列其中。

孙珩超的最后一次露面,是今年11月2日在宝塔集团2018年第四期管理干部培训班上。孙在开班讲话中提到了“民营企业的发展遇到了诸多困难,宝塔也不能独善其身”,但他也强调,广大干部职工不应被眼前的困难吓倒。

四天前,宝塔石化发布《宝塔石化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关于票据兑付事项第一次公告》称:“将筹集兑付资金,依法制定兑付原则和可行的兑付方案,并适时公布。”

内容整合自:新华社、舜网

从老师到首富

但这份公告遭到宝塔石化票据债权人的集体不满。上述债权人说:“里面没有任何实质内容,什么时候兑付,怎么兑付,兑付方案是什么,只字未提。”

“能将银川市郊南梁农场一家濒临倒闭的小炼油厂打造为宁夏最大的民营炼化企业,孙珩超算得上是一个实干企业家。”很多宁夏企业老板不仅认可孙珩超的能力,也希望他这次能渡过难关。

如今,宝塔石化承兑汇票刚兑逾期风波仍在发酵,越来越多债权人正赶往现场。

“见过老孙的人都知道他不仅为人随和,还是一个有情怀的企业家。”一位曾经与孙珩超有过合作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孙珩超曾经当过老师,后弃文从商,又办大学做慈善,但是步子迈得太大了,最后还是跌倒了。

对已在宝塔石化大厦呆了一月有余的债权人而言,他们面临是去是留的内心煎熬。但在银川零下七度的黑夜里,更多的债权人将不得不继续苦等。

公开资料显示,孙珩超出生于1960年,宁夏中卫市人。他的头衔除了宝塔石化董事局主席、总裁外,还是银川能源学院校长,与其相关联的企业有几十家。

漫漫讨债路

在2014年和2016年,孙珩超曾两次夺得“宁夏首富”称号。根据胡润研究院公布的2016“胡润百富榜”,宁夏富豪有4位上榜,其中孙珩超以60亿元的身价,位列626名,成为宁夏首富。

多日讨债无果后,一位债权人于11月4日写下一篇日记。他在日记中写道,期盼宝塔能够很快好起来,希望宝塔石化能“让他眼前一亮,柳暗花明”。

孙珩超的财富,主要来源于其控制的宝塔石化。

他是三百位债权人中的一员,他手上握有价值上千万的宝塔电子汇票,其中一张的到期兑付日期是2018年6月5日。当这张电票兑付过期时,他没有想到,他将不得不前往两千多公里外的银川,走上漫漫讨债路。

上述企业负责人士告诉记者,西北地区经济欠发达,宝塔石化是西北最大的民营炼化企业,而且又是西北唯一一家获得国家原油使用资质的民营企业。

宝塔石化大厦位于宁夏银川市金凤区宁安大街88号,距离银川市政府不到一公里。这栋大厦的11层是宝塔石化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办公所在地。

据了解,宝塔石化每年进口原油配额达616万吨,已经是国内少有的获得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审批的原油进口配额和资质、原油进口使用资质、国际原油贸易资质、成品油批发资质、燃料油进口资质等“五证齐全”的民营石化集团。

2016年4月8日成立以来,在大多数时间里,这里成为来自北上广的大机构和同业银行业务人员频繁光顾的地方。此后两年里,这家财务公司更是成为母公司疯狂扩张的资本助推器。

在2018中国企业500强排行榜上,宝塔石化以524.78亿元的营业收入位列第306位、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第138位。

宝塔石化集团早在2012年就开始申报企业集团财务公司。当两年前正式成立时,它填补了宁夏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空白,是全国第225家成立的财务公司。

此外,孙珩超亦有不少头衔,如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工商联常委、石油商会副会长,宁夏回族自治区第八、九届政协委员,银川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中国贫困地区促进会副会长,中国扶贫基金会副会长,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理事会副会长等。

成立后,宝塔石化将所有资金都归集到财务公司账户上,集中调度,有效提高资金利用率。它的定位是,为母公司实业扩张不断输血。

“虽然老孙有那么多头衔,但是随着涉嫌刑事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之后,这些‘光环’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希望老孙这次能够挺过来,未来稳扎稳打,将宝塔石化发展得更好。”上述企业人士如是表示。

宝塔石化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孙珩超当年曾兴奋地宣告:“此次新成立的财务公司唤醒了‘梦中人’,在资本杠杆撬动下,宝塔石化将大有可为,过去被资金卡脖子的历史结束了。”

承兑汇票惹祸

为了牢牢掌控财务公司,他让儿子孙培华亲自执掌。他寄望于宝塔财务公司为宝塔石化实业与资本两翼齐飞插上翅膀。

所谓“福祸相依”。宝塔石化曾为孙珩超带来高光时刻,如今也令其陷入涉嫌刑事犯罪漩涡。

但残酷的现实折断了宝塔石化资本的翅膀。宏观经济形势恶化,以及石油行业长期低迷让此前频繁开具票据的宝塔石化债务黑洞不断扩大。

宝塔石化财务公司曾经被视为解决宝塔石化资金紧缺的“良方”,终究却成了孙珩超的一剂苦药。

今年7月以来,宝塔石化承兑汇票无法兑付的消息开始扩散,越来越多的债权人亲自前往宝塔石化总部讨债。

“宝塔石化方面承兑汇票不能正常结算事实上已经有两三个月了,近期已经有多家公司因为‘票据纠纷’向宝塔石化财务公司提起诉讼。”宁夏一位能源企业负责人李俊向记者表示,除了宁夏之外,包括山东、河北等地也有多家公司牵扯其中。

上述债权人称,最早前往宝塔石化要账的债权人还能兑付部分,但10月之后,宝塔石化似乎失去了兑付能力。

事实上,在2018年7月,宝塔石化财务公司发布的一份公告就曾经坦诚其承兑汇票出现逾期问题。该公告称,“进入2018年5月份以来,由于我们在工作上的失误,对风控兑付问题未进行严格统筹,造成持有宝塔票据的客户未能如期兑付,给大家造成一定的损失和不必要的麻烦,也给本公司造成严重的伤害。”

过去一个月,宝塔石化大厦11层成为这群来自全国各地票据债权人的聚集地。他们围堵在挂着“总经理办公室”牌子的1101室门口,久久不愿散去。

随后,宝塔石化财务公司作出承诺,公司按照到期尚未兑付票据金额的大小逐步进行兑付,最晚兑付时间为2018年8月20日。然而,据李俊表示,宝塔石化财务公司最终并未对所有到期承兑汇票进行兑付。

第一批前往宝塔石化大厦的债权人曾两次在大楼前拉起横幅。

“我们公司就曾经有约30万元宝塔石化财务公司的承兑汇票到期之后无法兑付。”李俊表示,该承兑汇票是由其他公司支付给我们的,目前已经将承兑汇票原路退回去了。

最近一次发生在半个月前,一群穿着印有“宝塔银行承兑逾期未兑付”字样衣服的债权人,拉起写着“宝塔还我血汗钱”的横幅,身着保安制服的工作人员试图将其摘除。

对于宝塔石化财务公司逾期一事,本报记者调查获悉,因为“票据纠纷”或者“票据追索权”纠纷,已有超过20家企业向宝塔石化提起诉讼。多数公司请求法院冻结包括宝塔石化财务公司、宝塔石化集团、宝塔能源化工等多个与其相关的金融账户或查封、扣押与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在最高法院被执行人信息平台上,宝塔石化新增一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是慈溪市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2000万元及利息,被执行人“全部未履行”。

公开资料显示,宝塔石化财务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份,注册资本为20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孙培华,其经营范围主要包括对成员单位提供担保;办理成员单位之间的委托贷款;对成员单位办理票据承兑与贴现等。

11月16日,孙珩超、孙培华父子等人因涉嫌刑事犯罪被查。该消息疯传后,加剧了外界对宝塔石化债务状况的担忧。上述债权人称,最近几天,从全国各地赶来要债的债权人越来越多。

有多位受访人士告诉记者,宝塔石化资金紧张并非近期出现,该公司在8月份就曾经因未能履行生效的法律文书,而被列为失信企业。

百亿债务难解

根据宝塔实业公告显示,在2018年10月26日,因合同纠纷,张家港市人民法院和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轮候冻结宝塔石化所持本公司股份约4.05亿股,占其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3.05%,轮候冻结期限36个月,委托日期分别为2018年10月12日和15日。

宝塔石化官方是在三天后才正式对外公告孙珩超、孙培华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

被资金卡脖子

同一天,王静波出现在债权人的面前,称公司一直在筹措资金,并承诺本周内启动兑付。

“其实宝塔石化并不擅长玩金融,或者说宝塔石化步子走得太快了。”李俊认为,宝塔石化出现今天的危机事实上早有苗头,宝塔石化为了解决资金问题,甚至曾经涉足民间借贷。

宝塔石化真实的资金状况外人不得而知,但该公司的实际债务数额巨大。

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宝塔石化似乎一直在拓展“钱路”,但是好像又始终不得其法。其除了宝塔石化财务公司是经宁夏银监局批准开业的宁夏自治区首家非银行金融机构之外,还手握保险经纪、小额贷款、商业保理、融资租赁、银行、基金销售等多个金融牌照。

上清所披露的一份宝塔石化集团2018年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截至9月30日,以合并资产负债表计算,该集团负债合计高达340.56亿元,较期初余额增长26.5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合计259.35亿元。

在2015年底,宝塔石化就与新华联集团、巨人投资有限公司、汇源集团公司重庆三峡果业集团有限公司等五家企业成立了亚太互联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后者经营范围包括人寿保险、健康保险、意外伤害保险和万能型保险等业务,且公司总部设立在宁夏银川。

在宝塔石化集团的负债表中,增长较快的一项是应付票据。数据显示,至9月底,宝塔石化集团这项数据高达164.10亿元,期初为145.66亿元。

“即便已经广开钱路,宝塔石化仍不满足,曾入股了一家P2P平台——多玺云。”宝塔石化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坦言,作为“少东家”的孙培华一直希望宝塔石化能够在金融产业上有所作为,但是预期和结果却相差甚远。

这意味着,在不到一年时间中,应付票据债务增长高达20亿元。“我们仔细算过,根据目前宝塔的债务,每年的利息数以亿计。”上述债权人说。

“近年来,宝塔石化的现金流一直不是很好,孙培华在大学里学的专业又是财务管理,因此,公司曾希望孙培华能够改善集团的现金流状况,在市场融资上打开局面。”上述人士亦称,成立宝塔石化财务公司之后,孙珩超曾对外公开表示:“在资本杠杆撬动下,宝塔石化将大有可为,过去被资金卡脖子的历史结束了。”

宝塔石化是中国唯一一家“五证齐全”的民营石化集团。

正如孙珩超所言,资金曾经卡着宝塔石化的脖子。

“五证”指的是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审批的原油进口配额及资质、原油进口使用资质、国际原油贸易资质、成品油批发资质、燃料油进口资质。在中国民营油企阵营中,宝塔石化拥有先发优势。

2015年,新华信托发行的“华惠119号·珠海宝塔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全唐投资发行的“金瑞福泰-宁夏宝塔”项目、万家共赢发行的“万家共赢-宝塔石化集团流动资金贷款一、二期等均一度传出兑付危机。

目前,宝塔石化已形成原油一次加工能力1250万吨。其中,宁夏基地年一次加工能力为750万吨,二次加工能力280万吨;新疆基地一次加工能力500万吨。

除此之外,宁夏生宁小额贷款公司、新疆天山农村商业银行、交通银行青岛分行、兰州银海小额贷款公司等都曾与宝塔石化有借款纠纷。

该公司拥有职工1.5万人,位居中国企业500强第322位,民营企业500强第96位,中国化工企业500强23位。这家偏安于西北的石油巨头是宁夏第二大民营企业,在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以525亿资产位列宁夏民企第二位。

另一方面,关于宝塔石化资金链高度吃紧的传闻不绝于耳。据一位接近宝塔石化高层的消息人士透露,因为资金紧张,宝塔石化有很多曾经对外公布的项目如今已经折戟。

在宝塔石化发展壮大的历程中,金融杠杆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于公司具体的负债情况,宝塔石化方面没有向记者作出回应。不过,根据宝塔石化集团2018年一季度财报,集团负债总额高达314.97亿元,且大多是有息负债,一年财务费用约为20亿元。

孙衍超深知,石化是重资产行业,不用产融结合的方式将寸步难行。在宝塔石化七大业务板块中,除石化产业外,金融控股和投资控股是位列第二、第三的两大板块。

按照胡润百富榜的统计,目前,孙珩超的资产为155亿元,宝塔石化中还有罗运刚、何东翰、纪静三人入围榜单,四人资产共计335亿元。2017年,宁夏GDP不过1803.17亿元。

根据官网介绍,该公司金融控股产业集团的功能是采取IPO、收购、重大资产重组等方式,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打造多家上市公司,从而实现集团核心产业的资产证券化,以支持核心产业的长期健康发展。

宝塔石化非主营业务的新项目原则上是以宝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为投资主体,通过资产证券化实现资本增值。投资控股板块在内部被称为“宝塔自己的PE,宝塔实业的孵化器,宝塔资本的助推器”。

财务公司成立后,这家石油巨头的扩张之路更加疯狂。但同时,扩张所带来的巨额资金压力为它现今的危局埋下了隐患。

孙珩超曾说,财务公司成立后,将来调整产业方向,主业不只是炼油,同时进军清洁能源,重新调整配置新兴产业,5年规划实现金融对集团利润占到35%的目标。

为了筹措资金,财务公司不断加大金融杠杆,扩张后遗症很快显现出来,承兑汇票刚兑逾期现象开始浮出水面。

今年7月,宝塔石化被爆出票据兑付违约。该公司下属财务公司由于未能及时兑付票据而被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过关注公告。

随后,宝塔石化下属财务公司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今年5月份以来,由于在工作上的失误,对风控兑付问题未进行严格统筹,造成持有宝塔票据的客户未能如期兑付”,并承诺于8月20日前完成兑付。

这并非宝塔石化第一次票据兑付违约。早在2015年底,该公司通过华鑫信托的融资产品“华鑫4号”就曾发生过延期兑付现象。

华鑫信托官网显示,华鑫4号于2013年8月6日成立,期限为24个月,共募集信托资金2亿元。该产品融资方为“宁夏宝塔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后者是宝塔石化独资的核心业务公司,专营石油炼化和石油化工。

除了票据到期无法兑付,该公司股权亦被冻结。

Wind资讯数据显示,10月下旬,因合同纠纷,张家港人民法院和海口中级人民法院曾先后轮候冻结宝塔集团持有宝塔实业的4.054亿股,均占其持有宝塔实业股份总数的100%,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53.05%,轮候冻结期限36个月。

11月19日,王静波承认,公司账户已冻结,正在积极协调。面对不断前往宝塔石化大厦的债权人,这家民营石油巨头还能坚持多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